追蹤
熱臉貼冷世界: 廖桂賢的地景及社會觀察
關於部落格
一個空間專業者對於地景、城市、環境、設計、文化的評論和關懷。
  • 527213

    累積人氣

  • 10

    今日人氣

    9

    追蹤人氣

再談設計文化的膚淺

五月九日的文章「膚淺的建築大拜拜」,引起幾位讀者的精彩回應和討論,也引發我對設計文化的進一步思考,也借這篇文章來回應網友bullin的觀點。

台灣的設計案該採用知名的外來設計團隊或是本土團隊?我沒有絕對的答案,也不可能有絕對的答案。我同意網友bullin的說法,一個好的設計團隊在進行設計案時,會將當地的自然基地條件與人文脈絡融入設計中,這種作法的確與團隊本身是否是在地或外來的無關,「本土比外來的好」也不是《膚淺的建築大拜拜》一文的論點。只是,就Next Gene 20這個案子產出的作品而言,我個人只有在兩位台灣籍建築師的作品中,看到對土地和人文脈絡的思考,二十件作品中只有兩件讓我欣賞的作品,無疑是令我失望的,卻不代表我「一昧否定專業設計團隊的能力」(至少我不認為我的文字傳達這樣的訊息)。

但是,「設計能力」到底是什麼?這到是值得玩味、甚至應該深思的一個題目。如果「設計能力」等同於「形式創造能力」,那麼,沒有人會否定這些國外聘來的知名設計團隊擁有絕佳的設計能力。問題是,設計能力就只等於形式創造能力嗎?我想,大多數的設計專業者是不會同意這樣簡約的論述,但事實是,因為我們鮮少認真分析這個議題,讓設計界對設計能力的討論,等同於形式的創造。

看到bullin網友如下的說法,讓我對設計文化感到憂心:如果競技的結果是做出一堆華而不實,與土地脫節的案子,也不能就此否定建築師的視野和能力。我無法理解,如果建築師做出了一堆華而不實、與土地脫節的構造物,這個建築師的視野和能力到底在哪裡?這建築師還有什麼「其他」的視野和能力是值得鼓掌的?如果建築師的作品華而不實又與土地脫節,卻無損於建築界對建築師的評價,那我們不難想見,建築界真正在乎的到底是什麼(或不是什麼)。

我認為,建築師的視野在於對社會文化和需求的洞見,建築師的能力在於能不能滿足需求(無論是人的需求或環境的需求)和反映文化,建築師當然也可以創造文化、帶領潮流。但是,與自然脈動、人文脈絡脫節的建築,經不起長時間的文化考驗、更經不起環境倫理的考驗;建築可以在形式上「華」,卻絕不能「不實」,否則只是淪為無關痛癢的裝飾品,久了成為令人頭痛的垃圾。

很遺憾的,許多設計教育並沒有要求學生思考反省設計的文化和環境意涵,連設計老師和許多相關設計媒體也不例外,忽略形式之外的設計層面,於是所謂大師的漂亮作品成為許多設計學校的教學範例,設計雜誌也一窩蜂地跟著吹捧,學生以為只要能夠做出「華」的作品,就能夠成為大師。

許多自以為是的建築師仗著其「設計能力」而不可一世,坦白說,許多時候這「設計能力」不過等於「形式創造」能力而已,拿掉形式的殼子,設計概念和設計宣言不過是膚淺的唬爛一通。其實,膚淺的本身在我看來並不是什麼問題,問題是,許多建築師明明自己膚淺卻不自知,還認為別人都沒有水準,沈溺於用華麗的辭藻將自己包裝成深不可測。

不去深刻地瞭解空間形式背後的文化和環境意涵,讓許多設計專業者以為形式可以解決一切,設計本身的意義並沒有被好好檢討。另一方面,如此的設計認知和設計教育,讓大多數的設計者失去了挖掘問題的習慣和批判分析的能力,這個問題從不少設計相關的媒體內容就可以看的出來,許多設計文獻和網站,不過是消息和資訊的蒐集,加上名人作品集或知名公司網站的免費宣傳,缺乏深入有條理的分析和討論。在這些設計媒體中,有的是對所謂「國外知名設計團隊」或「設計大師」的作品陳列和未經思考的吹捧文句,無論思考和資訊都是片段的,於是設計學生和專業者被這些大量粗糙的設計資訊給淹沒,沒有時間好好思考和評論。

當然,這些所謂的大師或知名團隊會成名,當然不會是因為巧合或完全的幸運,他們的作品中的確有許多值得學習的地方,我要強調的是,高度仰賴創意的設計專業者,怎麼能夠不用更犀利、更銳利的眼睛和態度來進行學習?有著高度理想和熱情設計專業者,為何還要忍受這樣一個膜拜少數明星的設計文化?我相信,在建築大師的光環之外,有許多更值得尊敬的設計專業者(很可惜因為沒有人挖掘所以我們幾乎不知道這些人的存在),默默地做著議題和市場都不討好的設計。

設計專業者迷信建築大師,和盲目的消費者對名牌與連鎖企業的迷信是如出一轍的。在廠商用大筆金錢堆砌出來的廣告行銷下,名牌與連鎖企業對市場的佔據,讓我們的文化越來越不多元,多元文化的消失和物種多樣性的消失是全球的共同挑戰。如果我們的設計市場漸漸讓少數幾種空間形式或是大師論述佔據,設計文化將會越來越一元,這不是未來式,這已經是正在發生的問題。

《膚淺的建築大拜拜》一文提出「台灣的味道」,正出自於對空間形式單一化的擔憂。一個地方要一直維持某個固定的面貌,當然不可能,也不該成為規劃設計的目的,但重點不是一個地方該是什麼樣的面貌,而是不要讓一百個地方都呈現一模一樣的面貌,台灣的建築面貌要如何與其他國家區別?這是台灣的設計專業者不能不面對和深入思考的問題。。

網友bullin認為:「如果凡事都以這種難以界定的文化本位出發來評判,那麼祇會沈溺於沒有出口的自我懷疑」。我認為,不能因為文化難以界定,就逃避這個問題,這問題之所以困難,正因為沒有多少建築師有興趣好好探討台灣的現代建築是什麼。這不代表我們應該去硬性界定台灣的建築形式到底是什麼,雖然空間形式是文化的直接的反應,但形式的本身本來就不該是台灣文化的唯一標準,「台灣味」代表的是台灣獨有的環境、文化、與精神的反映,這環境、文化、與精神是什麼?難道不值得設計界認真的思考嗎?

最起碼的,建築師就應該瞭解台灣人的生活習慣。過去幾十年,建築師在台灣蓋出來的現代房子,完全沒有考量到台灣的氣候條件、文化環境,評論者一昧批評台灣人不會「用」現代建築:鐵窗亂裝、廣告亂貼、招牌亂掛、衣服亂曬等等,卻沒有反省這些看起來「現代」的建築空間是不是真的適合台灣人的生活需求,為何要將台灣人塞在不適合的空間中,然後指責台灣人沒有品味、沒有水準?

建築師要能夠謙虛地面對這些問題,才是專業素養的真正提升,真正改善台灣的建築環境。如果國外的知名大師來台灣蓋房子,同樣看不到台灣人的文化,只是引進國外菁英式、又沒有考量環境後果的房子,要大師何用?

            建築的目的是什麼?做為一個建築師的目的是什麼?是為了成為大家競相膜拜的大師?還是為社會服務?建築師該有的是能夠滿足社會需要的設計視野,還是可以一炮而紅的設計能力?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