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熱臉貼冷世界: 廖桂賢的地景及社會觀察
關於部落格
一個空間專業者對於地景、城市、環境、設計、文化的評論和關懷。
  • 527203

    累積人氣

  • 17

    今日人氣

    9

    追蹤人氣

我也要正名!

西方人一項將姓放在名字的後面,因此「姓」的意義即使是family name,對他們來說等同於last name,也就是擺最後面的名字的意思。然而對於漢人來說,姓永遠是擺前面的,但是在美國各種英文的表格上,「姓」通常都是以last name而非family name來代表,因此我們即使沒有所謂的last name,也不得不乖乖的、甚至被制約把我們的「姓」填入last name的格子裡。許多在美國長大或是來唸書的華人都會給自己起西洋名字,於是我們就看到許多的「查理‧王」、「大衛‧李」、克理斯‧陳」等等之類的中英混合、順序顛倒的名字。 就我的觀察,多數從台灣來唸書的人,尤其喜歡給自己取洋名,尤其在西雅圖我所認識的台灣人中,用本名的人屈指可數。最奇怪的是,有時候你跟同是台灣人的他們介紹自己,還會被問「那你的英文名字是什麼?」我說「Kuei-Hsien!」。我所知道的大陸人則都挺有個性的,絕大部分都是用本名。不過有趣的是,由於使用自己本名的東方留學生越來越多,美國人開始知道東方人叫「珍妮佛」或是「路易斯」之類的西洋名絕對不是本名,他們會想知道那些用洋名稱呼自己的台灣人本名是什麼。 奇怪的是,當東方文化開始風行於西方,當西方人開始學習東方名字時,反而越來越多土生土長、並生活在台灣的人以西洋名字行走江湖,想要「國際化」的程度令人吒舌,連剛出生的小孩都被趕時髦的爸媽賦予了洋名,大部分的時候卻不知到那些洋名背後的意義。 我和大部分的六年級生一樣,在國中英文課應老師的規定乖乖的為自己取了個洋名。那時翻遍洋名字典,就是想找一個不會跟別人重複聽起來不一樣的名字,於是我得意的成為了獨一無二的「Mable」,接下來的將近十年,在需要英文名字的情況下,包括電子郵件,我都用這個洋名,因為我以為「英文名字」一定等同於「洋名」。後來對「Mable」開始漸漸失去興趣,也懶得用了,多年後來到美國,跟老外同學聊起我以前曾經有的「Mable」洋名,他們笑得差點噴飯,怎麼也無法將我和「Mable」連結在一起,原來,「Mable」是個超級老氣、而且只有在已經當阿媽或已經作古的女性的世代才找的到的過氣名字…….也難怪當時沒有人用這個名字!不瞭解洋名背後文化的我,居然為了這個過氣洋名而得意洋洋了將近十年! 大學畢業到一家電腦資訊相關公司工作,第一天經理就問我有沒有英文名字,我說沒有,經理卻堅持要我取一個,說是比較方便稱呼,一堆台灣人講中文的公司裡,大家居然以「珍妮佛」、「史考特」、「喬依絲」之類的洋名互相叫來叫去。不知怎麼的,我就是覺得這很不對勁,堅持不取英文名字,卻不知為什麼,「Mable」的遺毒無法拋去,他們不知道哪裡得知我曾經有這樣一個洋名,即使我多次請他們叫我桂賢,他們應是卯起來叫我「Mable」,讓我不爽了好一陣子。 來到美國,行不改名坐不改姓用本名桂賢,於是我變成了「桂賢‧廖」。在美國用本名當然有困擾,美國人往往唸不出來,但好處是,他們一旦會唸了,也很難忘記,而且,因為他們從來沒有聽過這種聲音的名字,我常常得到很多老外的讚美:「Your name is Kuei-Hsien? That’s a beautiful name!」,即使我的名字在許多台灣人看來是比較有陽剛味的名字。 其實大部分的時後,即使美國人在怎麼努力要唸對我的名字,我比較是「龜廯‧癆」或是「鬼現‧僚」。是的,我知道很難聽,但也沒辦法,總比叫一個對我毫無意義的洋名來的強。我現在唯一的希望是,如果要連名帶姓的話,至少他們能夠叫我「療龜廯」或是「老鬼現」。我記得龍應台在德國時,也是堅持叫「龍應台」而不是「應台‧龍」。 我也要正名!於是,我讓公司破例讓我的名片是Liao, Kuei-Hsien而不是Kuei-Hsien Liao,不過電子郵件的名稱和其他需要被大量處理的資料,因為公司系統設定的問題無法為我修改,即使我不時藉機教育朋友和同事漢人的姓永遠放在最前面,美國朋友還是沒有辦法改變習慣。 我還需要卯起來更下功夫來正我的名才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