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熱臉貼冷世界: 廖桂賢的地景及社會觀察
關於部落格
一個空間專業者對於地景、城市、環境、設計、文化的評論和關懷。
  • 525619

    累積人氣

  • 10

    今日人氣

    9

    追蹤人氣

別人的政府護樹,我們的政府毀樹

 

這聽起來很不可思議。在西雅圖,自家庭院的樹還不能想砍就砍?沒錯,不但如此,現在西雅圖市議會還通過決議,要將相關規定訂的更嚴格;至於要嚴格到什麼程度,就要看接下來西雅圖市政府怎麼做了,市政府有十個月的時間,可以好好研擬相關規定。

 

保護樹木 不惜犧牲個人自由

美國,這個如此尊重個人自由的地方,竟有政府為了長遠的未來、為了保護樹木,不惜限制個人的「砍樹自由」。反觀台灣,一個政府還有著威權心態、不尊重少數聲音的地方,多的是僅看到短期(甚至私人)利益,想要無限砍樹的情事。

 

別人的民意代表和政府護樹,我們的民意代表和政府(與企業形成生命共同體後)則是任意地毀樹。雖然官方的說法和作法是「移植樹木」,但大部份被移植到樹木銀行的樹木,就算不死也只剩半條命,其實和直接被砍掉也沒有什麼太大的差別。這怎能不讓人感慨?

 

台北老樹 漸被請出市中心

光是在台北,近來已經或及將要砍樹的事例不少:為了讓遠雄蓋巨蛋,從松山菸廠移除絕大部分的老樹;為了搞國際花卉博覽會,把北美館附近公園的樹木移除;為了建客家文化主題公園,計畫將公館一帶、過去的交通博物館的樹木移除;板橋江翠國中為了蓋游泳池和停車場,計畫移除校內的珍貴的老樹……。

 

類似的例子不勝枚舉。而且,在全球專家不斷警告全球暖化危險性的情況下,在草根組織、環保團體聲聲抗議之下,我們的政府和民間仍然選擇通力合作,繼續毀去炙熱都市中所剩不多的樹木,根本不想為都市降溫、減碳。政府似乎以為,「全球暖化」這件事不過是別人的事。

 

看到西雅圖市議會為樹木的保護盡力,我承認自己是羨慕又嫉妒。當然,別人的政府絕非處處完美,但在保護環境的環節中,竟可以謹慎到不想放過私人擁有的樹木,令我佩服這樣的魄力。

 


(西雅圖Queen Ann的私人庭院)



砍樹自由
vs 世代正義

不過有趣的是,這則報導後面的讀者留言,大部分是持反對立場的。大部分的論調就是:「政府也管太多了,憑什麼管到私人土地」、或是「我自己的樹為何不能砍」之類云云。這顯示,即便是在環境意識相對較強的西雅圖地區,不少一般民眾其實是「不自由、吾寧死」的死硬派:若我沒有砍樹的自由,誰在乎生態環境惡化、全球暖化會威脅人類生存,反正個人自由絕不能侵犯!

 

「個人自由」到底要無線上綱到什麼地步?大部分的人,其實視野有限,看不到也不在乎下個世代的未來,也不知道自己習以為常的日常行為會產生什麼長遠的後果。而今天的環境災難,卻正是許多個人在「無心」中,從事某些自認為理所當然行為的結果。只是,一般人無法預見的環境災難,也成為大家得共同背負的後果。在個人的視野有限的情況下,我們的確需要一個有遠見的政府,對個人自由做出適當的規範,來彌補個人盲點可能造成的集體災難。

 

而這點,我不斷地在西雅圖政府的作為中看到好案例。

 

多麼希望有一天,我們不用再羨慕別人的政府,我們也可以看到自己的政府,搶在民眾前面來保護樹木、保護環境。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