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臉貼冷世界: 廖桂賢的地景及社會觀察

關於部落格
一個空間專業者對於地景、城市、環境、設計、文化的評論和關懷。
  • 518145

    累積人氣

  • 5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痛定思痛,但拜託不要再「整治河川」了!

 

諸多媒體用「惡水」來形容這次的災害,似乎一切都因為流水無情,殘忍地吞蝕台灣。但水流哪有什麼好壞之分?(也請參考水就是水,哪管是河水,屍水,淚水、汗水這篇評論)無風無雨時的美麗河流也是水,山洪爆發時波濤洶湧的河流也是水,水沒有壞心眼,就只有一個「目的」,就是往低處流、往低處宣洩。洪水殺人,那是因為我們將小溪都變成了再也無法理解的巨大力量。

 

 

我想起整整兩年前(2007/8/17)我寫了一篇文章:「水患越來越嚴重,到底為什麼?」,現在再看這篇文章,真是不勝欷噓。當初,謝長廷之提出的「易淹水地區水患治理計畫」,不正是「痛定思痛、全力整治河川」這種思維下的產物?為了回應「全力整治河川」這種災後就絕不會缺席的僵化舊思維,以下我將兩年前的該篇文章再提出供各界思考、討論。

 

----------------------------------------

水患越來越嚴重,到底為什麼?

近年來台灣各地的水患越來越頻繁,損失也越來越慘重,讓民眾覺得身家財產越來越不安全。許多人不禁想問:水患越來越嚴重,到底為什麼?且讓我們來思考一下可能的原因。

 

民眾受苦是因為政府無能嗎?

受災時許多人第一個情緒反映就是憤怒,認為政府無能,政府沒有好好做事!一切都是政府的錯!真的是這樣嗎?政府沒有做事嗎?2009/08/17註解:當然,這次的災難會造成那麼多民眾罹難,政府的無能絕對要負責任,但這篇文章姑且不論「救災」,僅就政府「治水」工作上來討論)。

 

諷刺的是,即使扣除貪官污吏放到自己口袋的錢,過去政府投入的治水經費並不少,每年都編列龐大的經費進行河川海岸治理程等防洪工作。目前,在總經費高達1410億的行政院「易淹水地區水患治理計畫」的金錢投入下,各地的河川整治與區域排水等工程也如火如荼地進行著。

 

所以憑良心說,政府不是沒有在做事情,而且如果「一切順利」的話,幾年後台灣的大小河川和海岸「可望」被全面水泥化,水道排水的效率增加,達到 「全面整治」的效果。到時候水患的夢魘是否就解決了?答案的絕對是否定的!要說未來不會有水患,是天方夜譚,而且我大膽認為未來河川若被「全面整治」 後,水患問題反而會更加嚴重。(過去也曾經為文探討工程治水的問題,請參考「摒棄河流整治迷思,建立與洪水共存的環境哲學」一文。)

 

台灣近年來的水患問題不在於政府有沒有做事,而在於作法不對,僅治標而不治本;換句話說,政府一直以來投入大量的金錢在錯的事情上。如果方法錯了,政府再怎麼用力地做,絕對不可能解決問題。

 

政府的治水模式錯在哪裡?就其中最根本的問題,就是幾乎把水患問題等同於排水問題,天真地以為只要河道能夠迅速地把洪水排掉,就不會淹水了。在水利官僚的眼中,河川不過是個單純的排水管道,卻不知道河川本身其實是非常複雜的環境系統,自然力量和人類活動的影響同時影響著河川的動態。

 

在這樣的思維下,河川整治成了面對水患問題的主要工具,不分青紅皂白就拿河川開刀:把「阻礙水流」的河岸植被剷除,用平滑的水泥取代;或將原本彎彎曲曲的河道拉直,以增加排水的速率;保險一點,再築個高堤把水擋在低窪的洪水平原之外。處理市區的雨水當然也是用同樣的思維,只要用排水道盡快將水排除到河流就好了。

 

如果水患只是排水的問題,為什麼這麼簡單的事卻做不好?很簡單,那就是因為水患的癥結根本不在於河流的本身,而在於土地開發利用的模式。

 

洪水是自然的作用力,除非哪一天,天公再也不下雨,不然洪水永遠都會存在;但隨著加諸在河川的防洪工程越來越多,這些工程也成了水患加劇的元凶。沒有被人類大量改造的集水區,自有其處理洪水的機制:例如河道旁低窪的平原或濕地就是河川蓄洪的空間;河岸兩旁植物產生在洪水來臨時會產生摩擦作用,可以削減洪水的力量;河川上游的森林以及流域中可以滲水的區域也吸收了大量雨量,減少河川的洪峰量。

 

土地開發要負責任

當土地的大量開發,也代表著越來越多水泥、柏油、建築物屋頂等不透水表面取代了可以透水的自然土壤,讓大部分的降雨無法滲透到地面上。讓我們想想看,即便降雨是百年一見的超大雨量,若至少有一部份得以直接滲透入地下,或是被儲存起來再利用,平地的淹水災害是可以減少許多的;而如果河川上游沒有被濫墾濫伐,還有著茂密的森林可以吸收水分、抓住土壤,河川的洪水量也會減少;而如果中上游的河道有著自然的河岸,有可以減緩洪水流速的植物,有了中上游的緩衝,滾滾洪水也不會直沖人口較密集的下游城鎮。

 

可是每當洪水又帶來災難時,政府和輿論往往忽略了土地開發的影響,而直接歸咎於異常降雨,或是排水與野溪整治工程尚未完成。在已經有防洪工程保護的區域,則將問題推給抽水機故障、排水道系統堵塞、或是沒有經費做河川疏浚。

 

「河川尚未整治」與「管理疏失」成了水患成因最常見的禍首,主政單位卻從不知道應該檢討的是治水的基本邏輯。久而久之,民眾也以為問題都出在這兩樣,然後天真地相信一旦河川整治完成,再加上後續的維護管理和疏浚,天下就會太平。

 

你可能會問,為什麼有些地方做了整治加了河堤就沒有水患了?很簡單,因為本來應該淹到你家的水,其實是淹到沒有堤防的別人家去了!

 

你可能進一步想,那如果將台灣所有的河川都給築堤束起來,那麼大家都不用擔心水患了吧?事情當然沒有這麼簡單,因為若整個流域中的河流都築了堤後,小水災或許可避免,但當超大的洪水來臨時,水還是會找到地方去,那時大家就一起淹水。更恐怖的是,在這種情況下所淹的水因為堤防的阻隔,甚至無法排到河川中;那時就會令人難以忍受的是人間煉獄。顯然,河流整治是一條治水的死胡同。

 

有更有續的方法可以減輕水患災害

再者,當政府將人民的生命財產安全完全交付給防洪工程,其實是把所有雞蛋放在一個籃子裡。要讓這套工程系統維持靈光,一方面得確保有足夠的經費對排水系統與河道進行清淤、疏浚等維修管理工作;另一方面,當天災來臨時要祈求老天保佑抽水機不要故障、管理行政上沒有疏失。

 

但歷史告訴我們,讓人民看不到政績的經費永遠都不足,管理疏失也是家常便飯;需要仰賴具有高度不確定性的防洪工程系統,真的能夠提供我們安全保障嗎?此外,如果一個解決方案(也就是用防洪工程來解決水患問題)得仰賴源源不絕的金錢持續投入才能生效,那絕不是一個永續的解決。台灣政府和水利官僚一直以來仰賴的治水方法有著上述根本問題,不值得信賴也不能帶領我們走向永續的未來,社會不能一直往工程治水或河川整治的死胡走。

 

那麼,水患有其他的解決方式嗎?當然有。許多研究已經證實,以河川整治為主的防洪工程無法解決水患問題,反而帶來更多的災害,因此,部分歐洲國家已經開始改變思維,思考利用河川的自然機制來處理水患問題(這部分我也曾為文介紹過,請參考「改變中的水患管理哲學—向歐洲學習」一文)。

 

更永續的水患管理方法不是沒有,只是頑固的水利官僚仍然不能採納新思維,國家系統和社會環境也還沒有準備好接受新作法;同時,自私的政治人物也認為硬體的政績比較能夠吸引選票。台灣要邁向真正永續的水患治理,還有好長一段路要走,但我們至少不能不知道,當前的治水模式是行不通的!

 

尊重河川原有的自然運作才是減輕水患的根本作法。這並不等於說「治水工程同時也要考慮生態」,而應該說「治水就等於尊重河川的生態系統」;若我們忽視了河川系統的健全運作,治水永遠都不會有效。治水等於保護河川生態,而不只是「考量」或「兼顧」生態。

 

回到最初的問題上:我們的政府沒在做事嗎?有,但是做的是錯事。我們的政府無能嗎?我認為,政府的無能在於沒有長遠的眼光,即使再有魄力、有執行力的政府,若沒有用前瞻永續的思維做事,再有能力也不會解決問題,在這樣的情況下,政府的工程治水,不如不做,多做只是禍國殃民。

 

水患加劇不能全怪在氣候變遷頭上

最後,來談談氣候變遷。近來氣候變遷也成了方便的天災咎因,水患、土石流的災難可以一律怪罪在異常降雨上。異常降雨雖然的確是誘發水災的啟動鍵,但是不是該為生命財產損失的攀升來負責,需要嚴謹的探討。即便氣候變遷的極端降雨現象已經成為事實,但將任何嚴重的災情都怪在氣候變遷頭上,只會掩蓋其他也應該被關注的議題也就是治水的基本邏輯是否有問題。

 

水患越來越嚴重,錯誤的防洪思維和不當的土地利用模式等人為因素要負相當的責任;如果沒有人為因素的推波助瀾,異常豪雨所造成的災情不會那麼嚴重。因此,我們不能將水患的責任全都推到氣候變遷上。

 

氣候變遷是一個頭痛的課題。在未來台灣的降雨無法精準預測之下,我們需要一個更有彈性的水患管理策略。作為自然現象的一環,可以確定的是洪水仍會持續發生,因此我們要解決的問題不在於如何完全排除洪水,而在於於洪水來臨時,能不能減輕災害?

 

用新的思維看水患問題

地小人稠的台灣,又面臨著氣候變遷的不確定性,若實在沒有其他空間、不得不居住在河川容易氾濫的地方,我們一定要思考如何更有韌性(resillience)。這並不是指像阿信般默默吞下苦楚的韌性,而是指在淹水時不會受到傷害或是只會受到最小傷害;打個譬喻,流行感冒的季節,健康的人比較不容易感染,而體質不好的人就容易生病,沒有人可能一直處在無菌的環境中,但是我們可以鍛鍊健康的體魄來防止生病。

 

同樣的道理,因為有河流就會有氾濫,我們不可能消除洪水,但是我們可以打造一個讓洪水不會造成災難的生活環境,調整自己的居住模式來適應洪水,解開人與洪水的衝突,才是真正的治本的水患解決之道。
 

在水災的議題上,我們一直進行著失焦的討論和指責,生命財產的損失固然令人心痛,但大部分的民眾和政客看不到真正的問題,才令人擔心。如果每當災難 來時,就把矛頭指向政府整治不力或氣候異常,並盲目要求政府盡快解決,卻不去思考災難的根源,台灣島將永遠不會脫離多災多難的命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