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臉貼冷世界: 廖桂賢的地景及社會觀察

關於部落格
一個空間專業者對於地景、城市、環境、設計、文化的評論和關懷。
  • 518145

    累積人氣

  • 5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當災民選擇留下,建築如何與洪水共存

 

 

莫拉克颱風帶來的巨災至今已超過半個月,災區道路橋樑搶修、臨時住屋搶建的工作正如火如荼地進行;政府與民間也已熱烈展開重建或遷村的討論甚至立法工作(行政院已提出極具爭議的災後重建條例)。

 

根據台灣過往的災後經驗,大多數的情況下「重建」就等於複製災難發生前的硬體環境,當然,也一併將人與自然的衝突複製了回來,繼續硬碰硬。因此許多有識之士早已在媒體上殷切警告:急就章、無頭蒼蠅般地重建,只會讓災難重演。

 

地處低窪、且地層下陷嚴重的屏東林邊、佳冬一帶,此時還有部分地區積水不退。但隨著莫拉克颱風遠離,新聞畫面已從災民倉皇撤離家園,轉變成軍民同心清掃家園;於是我們看到家家戶戶將污泥、垃圾往外掃,街道成了超級垃圾場。許多人年年重複著同樣的動作,只不過這次的淤泥和垃圾多了許多。幸運的話,若颱風季節結束後沒有再度淹水,政府將堤防缺口補上、排水系統打通、在加上一些額外的河川水泥工程後,再等垃圾清出了視線外,忍痛花錢(或貸款)購入新家具後,災民就可以「重新開始」。

 

問題是,當生活又回到和莫拉克颱風之前一模一樣的模式,就怕明年此時颱風又來,居民又得「重新開始」。

 

我們真的忍心讓那些住在易淹水區的民眾重複著同樣的宿命嗎?我們真的忍心年年看到災後的台灣吞下為數龐大的泡水垃圾嗎?我們真的忍心看到人民納稅錢不斷被豪雨來臨時保證失靈、修了又壞、壞了又修的防洪排水工程吃掉嗎?

 

此時此刻,災民早已身心俱疲,讓他們能夠盡早回覆正常生活固然是急迫的人道考量;但長遠來看,此刻最重要的工作並非火速重建(在這篇文章中,「重建」意指「複製災難前的硬體生活環境」),而是以村庄或部落為單位,讓災民有一個舒適的暫時棲身之所(並非現存如難民營般的安置中心),並協助他們找到穩定的工作。同時間,政府、專業者、與非政府組織應與災民共同合作,對社區再造從長計議。

 

如果,莫拉克颱風是老天爺給台灣的下馬威,讓台灣嚐到不把氣候變遷當一回事的後果,我們得快快採取氣候變遷的調適策略。台灣人必須借力使力,讓莫拉克造成的國家危機成為轉機,讓我們共同利用這個機會,將受災的南台灣一舉改造成能夠適應極端氣候的樂土,不要讓莫拉克颱風成為一連串巨災的開端。

 

要怎樣改造來適應極端氣候?絕不是延續過去的錯誤,對河流、山林進行整治;絕不是在台灣美麗的山河中塞灌更多的鋼筋水泥。我們不能再一昧整肅自然環境,該到了整肅我們自己居住環境的時候了!

 

被視為高危險的地區,許多人寧願死守家園、寧願年年把淹水的苦往肚裡吞,也不願意輕易離開家園。或許是固執,卻更是因為沒有其他選擇:若離開了自己熟悉的家園,即使免受水患或土石流的威脅而死,也可能因為在社經上的弱勢處境,最終還是死路一條。台灣目前有太多地方面臨這樣進退兩難的困境,並非「遷村」兩個字就可以輕易解決。

 

對於僅有淹水之虞而沒有土石流危險的低窪地區,有一件事情能夠打破這樣的困境,就是改變居住模式。一方面,政府和有資源的民間團體應該協助有意搬離易淹水地區的民眾遷居;另一方面,對於不願意、或沒有能力離開的民眾,則協助他們進行硬體環境的改造,打造適應當地自然條件的住宅。

 

「適應當地自然條件」本應是建築設計的最高原則,卻在現代建築的潮流中被建築師狠狠拋棄。放眼全台灣,從山上到海邊所能看到的現代住宅,從外觀到內裝形式可說幾乎一模一樣,許多還完全複製西方溫帶地區的建築形式。過去依照當地氣候和水文條件打造的建築已被台灣人淘汰,冠上有懷舊情愫的「鄉土建築」;適應濕熱氣候的高腳屋建築,現在也只有在老照片或所謂的「落後」的東南亞一帶才看的到。工程技術的進展,讓台灣的建築形式不再受限於氣候和水文條件,只要改造外在「大環境」(以工程來阻擋洪水,試圖讓土地永久保持乾爽),再用冷氣機來調節室溫,住宅形式完全抄襲自然條件全然不同的西方也無妨。

 

姑且不談此種作法所造成的環境破壞,在氣候變遷的世紀中,這樣的建築思維在保障生命財產安全上已經行不通了。每個人都知道,到了一個新地方就得設法改變自己來適應新環境;氣候變遷已經改變了台灣,成為許多人不認得的新環境,而且再也回不到從前;在這樣的情況下,我們不能天真地指望自己還能依循既往的生活模式安穩活下去。我們得改造自己、改造我們的居住模式、改造聚落的硬體環境,好因應氣候變遷的挑戰。

 

莫拉克過後,我們要改造,不要原樣重建。為氣候變遷做調適,我們不只該從區域性的空間尺度來檢討改進國土規劃、以及水利和其他環境工程的弊病,也需要從居家的空間尺度來調整。如果中短期內無法徹底遠離洪水氾濫之處,那就學習跟洪水和平相處吧!

 

純粹將建築物墊高並非上策。將建築墊高或許在雨量不大時可免於室內淹水,但若社區中所有的建築物都墊高了,仍然沒有給洪水適當的空間,只會讓水位升高,增加每一戶的水災風險。最好的方就是向老祖先學習,打造現代高腳屋:將原有建築改造為高腳屋,將易淹水的社區改造為高腳屋社區。

 

當然,現在台灣的洪水型態更加凶猛,與過去已不相同,要打造能夠承受現代洪流的現代高腳屋,還需要一段時間的試誤、調整。南台灣受創後百廢待舉,正提供了一個大好的機會做革新,此時不做,尚待何時?

 

建築人,該是站出來發揮創意的時候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