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臉貼冷世界: 廖桂賢的地景及社會觀察

關於部落格
一個空間專業者對於地景、城市、環境、設計、文化的評論和關懷。
  • 518145

    累積人氣

  • 5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西雅圖的新市長,西雅圖的希望!

 

去年此時,我正收拾著行囊準備前往柏林。還籠罩在歐巴馬當選的歡欣中,卻馬上聽到當時的西雅圖市長Greg Nickels宣布,將以工程浩大、昂貴的地下快速道路來取代搖搖欲墜的水岸高架橋。我這個外國人為美國懷抱的希望,馬上被澆了冷水!

 

西雅圖該如何處置那個在2000年地震中受創的水岸高架橋,是過去八年來一直被熱烈討論、甚至激烈辯論的議題;西雅圖人不是不知道該怎麼做,更不乏經過縝密研究的各種解決方案,但就是遲遲無法達成共識(過去我也寫過好幾篇文章來講水岸高架橋的故事:請參考《建設不是硬道理西雅圖的水岸未來》、《漸漸遠離汽車文化 西雅圖準備好了嗎?》。

 

但八年後,西雅圖市長做的決定竟然是一個最不經濟、又不符合永續原則的決定。那個口口聲聲說要邁向永續發展、甚至帶領全美市長來對抗全球暖化的魄力市長,竟然做出一個會助長汽車使用、加劇暖化現象的決策,讓我對西雅圖感到非常失望。反正當時也即將暫別西雅圖十個月,失望歸失望,我把西雅圖的一切拋在腦後,不再關心事情的發展。

 

今年九月底回到西雅圖,看了新聞後才知道西雅圖及將要「改朝換代」了。已經做了兩任的Greg Nickels雖然積極尋求再連任,卻已經失去民心,在初選中敗給另外兩位候選人;很確定的,西雅圖的市長一定會換人做做看,只是換誰做而已。台面上的兩位候選人都是政治菜鳥:一位是企業管理人(基本上就是商人,是T-Mobile手機公司副總裁):Joe Mallahan;另一位則環保主義者(Sierra Club西雅圖分部的會長):Michael McGinn

 

一位環保人士竟然也可以打入市長選舉的決選?光是這點,已經讓我很訝異,也讓我對這場選舉開始產生興趣。

 

一個商人與一個環保人之間的競爭,就好像世界運作的縮影:商人Mallahan挾帶著企業管理的背景,不但擁有大量的資金可投入選舉,也從其他商人那兒募到更多的資金;有錢好辦事,於是商人雇用了許多擁有豐富選戰經驗的專業人士全職來操盤;商人講求效率,於是政見在於強化政府效率,並支持興建昂貴的地下快速道路,以確保運輸效率。

 

環保人McGinn從事沒有任何賺頭的社區與環境運動,沒有足夠的資金,能夠運用在選戰的經費不到商人的三分之一,選戰開始的競選總部就只能設在他自家的客廳;錢不夠,雇不起半個專業人員來操盤,就只能招募義工,仰賴義工滿滿的理想和熱情、仰賴義工們幾乎是全職地投入幫忙;環保人看長遠、看問題癥結,於是政見著重教育,並選擇反對興建昂貴的地下快速道路,以大眾運輸系統來解決交通問題(雖然後來,當市議會全面通過支持地下快速道路的興建後,他表態不會阻礙既定政策)。

 

商人Mallahan的想法被認為務實、保險、符合全民利益;環保人McGinn的政見則被斥為不切實際、過於理想、甚至非常危險。即便是在觀念相對開放的西雅圖,面對未來,仍有大多數的人寧願選擇他們熟悉的政策和論述(例如,要有高速公路才維持城市經濟),而不願接受新思維,因為那是他們不熟悉的,所以改變對他們而言是危險的。而西雅圖目前唯一的報紙《西雅圖時報》(Seattle Times)也明顯的傾向支持商人Mallahan,一再地透過報導強化環保人McGinn政見的不切實際,強化環保人士給予一般人的錯誤的刻板印象。

 

於是,在市長選戰中的環保人McGinn一路不被看好,民調總是落後。「搞環保的理想主義者要當市長?或許在相對開放的西雅圖也不過是一場夢而已!」一個禮拜前我的確仍是這麼想。但今天,西雅圖的選民讓我看到我,這是可能的!

 

搞環保的McGinn以不到五千票的差距擊敗了商人Mallahan。坦白說,我不知道McGinn會贏得選戰的原因是什麼,還需要再看看接下來進一步的政治分析,但西雅圖即將要有一位真正的綠色市長了(如果他能夠一直堅持環保信念地走下去),我對西雅圖的希望又重新燃起!

 

理想,總被曲解為「不切實際」,但投給McGinn的選民相信,面對變遷的經濟和環境,選擇保守不變才是不切實際!

 

其實,這次西雅圖市長選舉的投票率並不高。西雅圖有將近六十萬的選民,也只有不到二十萬的人參與投票,也就是說,只有二十萬人真正在乎選舉的結果、在乎未來該走什麼樣的道路,另外的四十萬選民並沒有強烈的意見。在那二十萬人中,有50.9%投給McGinn,另外48.3%則投給Mallahan's,兩人的差距其實不大,所以其實有九萬多的西雅圖市民,是不樂意看到這樣的結果的。

 

但是,小小的差距就足以能改變一切。至少對於那些跟我一樣在乎環境、永續課題的人而言,從「不可能」到「可能」之間的距離,並沒有想像中的那麼大!

 

改變,真的不困難!我一直這麼相信著,也一直不斷地看到見證。今年六月份出了《好城市,怎樣都要住下來》一書,接收了各方的反應後,我有感而發地寫了《台灣當然可能!》這篇文章,正是認為我們不應該悲觀,甚至我也認為大多數的人根本沒有悲觀、用冷眼來看世界的資格。

 

我必須承認,一方面我為西雅圖選出了這樣的新市長而開心,另一方面,我也深深嫉妒著西雅圖。我好希望有一天,台灣的選民也能夠選出一個不一樣的首長;台灣的政界不只需要「政黨」輪替,更需要「觀念」輪替:從一個盲目追求金錢、成長的政府(那個黨都一樣),輪替到一個追求幸福、永續的政府。

 

我對西雅圖的嫉妒或許沒有必要,正因為從「不可能」到「可能」之間的距離沒有想像中的遙遠。我應該樂觀的相信,屬於台灣的改變,也許不用等太久。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