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臉貼冷世界: 廖桂賢的地景及社會觀察

關於部落格
一個空間專業者對於地景、城市、環境、設計、文化的評論和關懷。
  • 518145

    累積人氣

  • 5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生態城市在哪裡?

 

作為生態城市觀念的入門者,學生和媒體經常問著這樣的問題,熱切地期望得到一個簡單的答案,好趕快一探生態城市的究竟。帶著好奇與熱情來與我討論以上問題的人,往往是失望的:我非但不願、也無法給一個簡單答案,還「答非所問」地丟出更多沒有簡單答案的問題。其中最困難的問題就是:生態城市到底是什麼?畢竟,我們得先知道生態城市是什麼,才能找到她在哪裡,不是嗎?

 

名為「生態城市」的案例不少

如果,生態城市是名為生態城市或類似關鍵字的土地開發案,或是有各種再生能源和其他環保技術大集合的地方,那麼當今世上已完成或規劃中的生態城市案例多的很;從一直以來富裕繁榮的歐美國家、到經濟日益壯大的中國、甚至到暴發戶型的阿拉伯聯合大公國,都不乏案例:例如瑞典的西港新市鎮(Västra Hamnen)、英國貝丁頓的零耗能社區(Beddington Zero Energy Development,簡稱BedZED)、德國的佛萊堡(Freiburg)、美國舊金山的寶藏島(Treasure Island)、崇明島的東灘、唐山的曹妃甸、南韓仁川廣域市的「超級永續城市」、以及阿不達比的泉源市Masdar)等等。

 

當世界上大部分的城市都還依循著不永續的模式來運作,當環保、低碳、節能等行動都還被視為額外的美德而非基本道理時,這些受到矚目的生態城市案例(不管其規模是否足以被稱為「城市」)挑戰了傳統的作法,確實是走在世界前端的先驅。但任何一個案例的樣貌,都可以被視為是生態城市的藍本嗎?以下兩個重要的原因,讓我對這個問題持否定的態度。

 

還看不到的生態城市

其一,任何案例即便規模再龐大,也都不夠面面俱到。大部分的案例僅將重心放在城市規劃和運作的其中幾個層面,其中最常見的就是綠建築和再生能源面向,其他層面則包括都市再開發、廢棄物的回收再利用、水資源循環再利用等。不管這些案例有多麼前衛的觀念革新和系統設計,也只處理了複雜城市中的少數環境課題,絕不能代表一個生態城市應有的全貌。

 

其二,即便有案例面面俱到地囊括了各種重要的環境面向──宣稱所有的建築都是綠建築、都市交通不是步行和腳踏車,就是以乾淨能源發電的大眾運輸系統云云──卻是建在不適合人居的地方(例如泉源市),或全面破壞了原有的農綠地(例如南韓仁川的「超級永續城市」),或根本是只有中上階級才可能進駐的高檔社區(例如崇明島的東灘)……。像這樣的「生態城市」案例,不但不是生態城市的藍本,還是加速破壞環境的劊子手,只能當作生態城市的負面教材。

 

我們終究會邁向生態城市

因此,我目前尚未看到心中理想的生態城市──這是面對「生態城市在哪裡」這個問題時,我唯一能給的簡單答案。我很訝異有人認為我這樣的想法太過悲觀,這真的是悲觀嗎?我眼中沒有理想的生態城市,很可能是因為我的視野有限,畢竟這世界上有太多的角落是我未曾造訪過的、媒體和研究者未曾討論過的、網路上不曾出現過的。即便我是走遍全世界後才斷言目前沒有理想的生態城市,也不代表未來不會出現真正的生態城市。

 

其實我對未來是莫名地樂觀的。我對生態城市的認定抱持著高標準,是因為相信人類透過經驗的累積,一定能夠找出兼顧各種環境問題的城市改造方式;無論是有先見之明的覺醒,或是在一連串的環境危機的打擊後被迫改變,我們終究會邁向生態城市。我也相信,未來我們甚至不需要「生態城市」這樣的贅詞,因為城市發展本就不該造成大規模環境破壞,城市本來就該與其他物種和諧共生。

 

低碳城市在哪裡?

在氣候危機當頭的年代,二氧化碳的排放量成為評量環境衝擊的指標之一,「減碳」成為有環境意識的國家、地區、企業、或個人的心頭責任,「低碳城市」這個名詞也應運而生。世界上不乏前瞻的城市將減碳列為施政重點,例如西雅圖、紐約、柏林、倫敦等;所以偶爾我也會被問到:「低碳城市在哪裡」?名為「生態城市」的地方可能不見得是真的生態城市,同樣的,採取積極行動減碳的城市也不必然是低碳城市。

 

低碳城市這個問題其實比生態城市單純許多,畢竟碳排放是可以量化的東西,因此可以大略比較各個城市的排放量,就知道世界上的低碳城市在哪裡了;只是,目前國際上並沒有以城市為單位的碳排放量統計,因此無從做全球城市的比較。但如果我們假設:一個國家總排放量約略可作為該國城市碳排放的指標,那麼從各國碳排放量的比較可以發現,那些工業化程度高的所謂先進國家,例如美國、加拿大、西歐、澳大利亞等國家,都遙遙領先世界上大部分的國家;即便是在許多人眼中很環保、很綠的北歐國家如丹麥、挪威、瑞典等,都是排碳表現的「前段班」!

 

低碳城市在落後國家?

在先進國家不但找不到低碳城市,那些城市還是不折不扣的環境殺手。那麼低碳的國度在哪裡?在總是與貧窮、飢餓、疾病、戰亂等畫上等號的國家,例如索馬利亞、剛果、尼泊爾等人們眼中所謂的落後國家,那些地方正是低碳城市之所在!

 

這樣的結果傳達了什麼樣的訊息?窮國之所以碳排放量低,是因為窮到根本缺乏資源可以用,自然也「無碳可排」;而先進國家之所以「先進」,說穿了就是耗用大量資源所堆砌出來的結果──工業社會中任何科技和生活品質上的進步,自然都會造成大量的碳排放。當然,貧窮、飢餓的低碳生活我們絕不想要,但富裕的城市若不根本改變其過度製造、消費的奢華浪費生活,若不以適量節制取代無限追求,那麼世界上永遠也找不到理想的低碳城市。

 

其實,今天我們是否能在世界上找到真正的生態城市或低碳城市,並不是那麼地重要;真正重要的是:人類何時才能展現決心和意志力,向生態城市的願景大步邁進?那麼,一個真正的生態城市到底是怎樣的樣貌?

 

生態城市沒有固定樣貌

生態城市是看起來綠意盎然的城市?還是完全使用再生能源的城市?還是人人都以腳踏車、大眾運輸系統來通行的城市?其實,生態城市並沒有一個固定的樣貌,每個地方的生態城市也不該長得一樣,應隨著自然與社會條件的不同,有著不同的設計和運作方式;生態城市的樣貌也會隨著時間而不同,不斷調整適應著變遷的氣候、環境、和社經條件。即使生態城市沒有既定的樣貌,每一個生態城市所遵循的原則都是相同的:城市運作對自然環境的改變必須節制適度。

 

人類是自然的一部份,為了生存而改變自然環境、掠食其他動物的作為,跟其他動物的行為一樣是天經地義;因此人類集居建造城市,當然不可能不對周遭環境產生影響。對環境改變的本身不是問題,問題在於改變太過劇烈:為了滿足無限制的欲望、無止盡的經濟成長,人類大規模的污染環境(空氣、土壤、河川、海洋、地下水等等)、讓肥沃的土壤流失、森林縮減……造成生物多樣性驟減、氣候變遷,自然環境也不再能提供人類乾淨的空氣和水、豐富的漁獲和物產,反而威脅了人類自己的生存。這樣的城市已不再「自然」,成為人類自己和大自然的敵人。

 

生態城市的大原則

自然應是城市的「夥伴」,而非取之不竭、用之不盡的「資源」。城市對自然的改變必須適度、節制:不盲目地追求經濟成長、僅向大自然取「需用」的而非「想用」的、過簡單生活而非物質生活。今天,許多生態系統已面臨嚴重破壞、奄奄一息,要邁向生態城市,首要工作就是修復包括河流、濕地、森林等支持人類健康生存的生態系統,並且重新設計耗能、水、以追求成長為目標的經濟系統。次要工作則是改造現有的城市硬體,包括建築和各項公共設施,使其對資源的耗用減到最低。

 

我的生態城市定義很簡單:生態城市是一個對自然環境的改變節制適度的城市。這樣的定義或許聽來不著邊際,但原則性的定義卻是非常重要的。當前許多對生態城市的討論和介紹,多集中於某幾個城市規劃和運作的面向,生態城市被簡約成能源、綠建築、或城市設計的技術課題;這些固然是生態城市的重要工具,卻不是唯一內涵,將討論聚焦於工具上的討論,反而忽略了生態城市的真正意義。打造生態城市需要許多不同的工具,有各種不同的作法,我們必須緊抓住大原則,才不會在無止盡的技術細節中迷失方向,甚至誤將有限的資源和時間投資在效果有限的環節中。

 

生態城市該是什麼樣子,並非絕對的科學,說穿了其實還是由人類的價值觀來決定。什麼樣的城市才夠「生態」?人類活動和自然生態環境該達成什麼樣的平衡?沒有任何一門科學可以幫我們回答這些問題。生態城市在哪裡?即便不在世界上,也應該在每一個人的心中──每一個人,都該擘畫一個生態城市的願景

 

話又說回來,如果你認同我對生態城市的定義,如果你知道世界上真的存在著這樣的城市,請你一定要告訴我,我們好一起來向這樣的地方學習!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