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臉貼冷世界: 廖桂賢的地景及社會觀察

關於部落格
一個空間專業者對於地景、城市、環境、設計、文化的評論和關懷。
  • 518145

    累積人氣

  • 5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只出一張嘴?

--------------------------------------------

剛剛看到一篇讀友的留言,讓我感慨不已,坦白說,也非常沮喪。沮喪因為讀友的負面留言而起,卻也讓感慨留言背後所反應的台灣社會現象。

 

別誤會我的意思,我並非不能接受任何來自讀者的批評,其實,我很樂意看到讀友給我的指教。不吝嗇的鼓勵當然令人開心,但我也同樣歡迎那些指正資料錯誤、邏輯問題、或提點我文章中忽略的重要面向的留言;甚至,願意幫我校正錯字的讀者,我也衷心感激。即便是完全反對文中觀點的留言,我也歡迎;之前曾跟一位讀友就核能發電的議題有過激烈的辯論,讓我透過這樣的辯論更加確信自己的立場。只要這個部落格還在,我希望讀者不吝留言回饋,幫助我學習。

 

但是有一種留言,沒有建設性,反而讓人挫折無力,那就是認為文章根本沒有存在必要的留言。相信許多常常為文評論時事的人,應該都曾接過「你的評論沒有必要」之類的批評,甚至直接被說是「只出一張嘴」。當讀者不喜歡一個評論,甚至覺得某件事根本不該受到批評,常會用「只出一張嘴」來反批評。

 

在《只有現象沒有真相的「正負兩度C」:陳文茜,妳可以發揮更好的影響力!》這篇文章中,我對該影片傳達的內容表示失望,並提出評論。有讀友留言認為:「台灣人真的都不會說好話,不管你做的再好,還是有人會罵」。我想這位讀者的意思是:有人拍全球暖化的紀錄片就是做功德了,我不但不掌聲鼓勵,還批評,實在不厚道!我不是不能接受批評,但是反對評論存在的批評,我不能接受;尤其是「只出一張嘴」的批評,我實在吞不下去。

 

對於「台灣人真的都不會說好話」這句話,我認為並非事實。陳文茜發起、監製的「正負兩度C」,在台灣社會上引起廣泛的注目,從企業金主、政治人物、平面和電子媒體、到市井小民都熱烈地擁抱這部片。整體而言,台灣社會對「正負兩度C」是給極了面子,甚至竟有人將陳文茜與高爾比擬(當然,我認為這樣的比擬很不恰當)。憑良心說,陳文茜真的沒有受到台灣人的肯定、鼓勵、和讚許嗎?我想,環繞在她身邊的讚許聲恐怕遠遠大於批評的聲音了。

 

作為一個知識份子,我不但不想錦上添花,也認為我有責任為台灣社會提供不同的觀點。相信這也是其他為文評論該片的共同想法。我盡力地提供不同觀點,卻被讀者認為是在「抱怨」,這樣的批評我也同樣吞不下去。也請注意,「評論」絕不等同於「罵」,任何理性一點的人,都應該知道這兩者的分野。

 

在我看來,台灣是一個非常鄉愿、盲從的社會,呈現在主流媒體中的觀點其實單一地可怕,不同的聲音是有,但微弱的可以,在任何事情上都鮮少看到勢均力敵的多元聲音。任何對社會可能產生影響的事務,都需要分庭抗禮的多元角度來分析、探討、評論,如此社會才會進步。但是,鄉愿的台灣社會中大部分的人服從主流意見,一方面這樣最安全,另一方面更是因為懶惰,僅消極地接受媒體給的資訊和觀點,卻懶得好好思考其接受到的資訊和觀點到底有沒有問題。於是,大部分的人不喜歡、也吝於做評論。

 

在台灣,除了政府官員之外,被罵得最凶的,往往不是那些表面上好像有做事的名人,而是那些花時間做功課、勇於批判主流觀點的人。對主流觀點的批判,是幫助社會進步的重要動力,卻鮮有人願意給敢於批判的人掌聲,還認為他/她扣上不過是「只出一張嘴」。

 

某種程度上,台灣人的確不會說好話,也看不到真正在做事的人在哪裡。過去幾十年來,總有關心環境、永續議題的熱血環保界前輩,願意犧牲自己的時間,寫文章或是上街頭。主流社會對他/她們投以不屑眼光,親友也不諒解。今天,許多人總算知道環境保護的重要性,但人們有給予這些為台灣努力的人掌聲嗎?

 

反觀許多其實對社會沒什麼積極貢獻的人,以迎合主流觀點而出名的名人,一直以來佔盡社會資源、享盡媒體鎂光燈的關注,當他/她們心血來潮做了一點看起來好像不錯的事,輕易地,掌聲就蜂擁而來;就因為他/她們做的是「好事」,竟使得對事不對人的批評看起來刺眼。我們的社會,為何容忍名人的光環無限閃耀,卻不能包容少數忠言逆耳的聲音?

 

身在國外,我自認對台灣環境的直接貢獻十分微小,遠不如諸位在環保界努力已久的前輩。但那些過去不被主流台灣認可的努力感動了我,讓我覺得自己也應該盡一些力量,我試著從自己的生活中減低對環境的衝擊,但我不認為我需要一天到晚公開嚷嚷著自己做了環保事。另一方面,除了從自身做起外,我認為我還可以做的是以筆耕來為台灣環境教育努力。不管是介紹案例、分享資訊、或是分析評論,每一種性質的文章都是傳達環境觀點的工具。

 

所以我不明白,為什麼有讀友認為一篇認認真真的評論是「只出一張嘴」,好像我什麼事也沒做,不過是在那裡輕鬆地罵人?為什麼「寫文章」不等於是「做事」?只要不是無意義的謾罵,寫文章傳達觀點,難道不是為社會做事?難道,要曾經拍過全球暖化紀錄片的人,才有資格批評另一部關於全球暖化的紀錄片?

 

因為一篇留言而寫這篇文章,必定讓我看起來像是反應過度、小題大作之人。西雅圖部落格裡的每一篇文章,都是我花上數小時完成。以社會主流的眼光來看,對於一個正在攻讀博士學位的人而言,時間不花在論文上,就是「不務正業」、「浪費時間」。沒有錯,寫部落格難免會拖延到我做「正事」的時間,但我期許自己不當一個埋頭讀書研究,卻吝於跟大眾分享自己習得知識的人。當自己「浪費」了做研究的寶貴時間寫出的東西,被讀友認為不過是「抱怨」、是「只出一張嘴」,能夠不沮喪嗎?

 

最後,該留言的讀友提到西雅圖部落格最近的「轉變」。近來,這個部落格的確跟前幾年是有些不同的。前幾年我大量地介紹案例,但最近我刻意減少單純的案例的介紹,因為發現許多自己介紹的案例被誤用甚至濫用,被以偏蓋全地或斷章取義地解讀和傳播,造成觀念的誤植;例如我過去介紹許多西雅圖的好案例,以至於許多人直接稱呼西雅圖為「生態城市」。我當然不該因噎廢食,但與其介紹更多類似的案例,此刻我認為更該做的是澄清許多被亂用、濫用的「永續」觀念。

 

我從不將自己定位為訊息的傳達者。我不是記者,更不想寫只有「介紹」而沒有沒有「觀點」的文章。如果讀友來這裡,只想方便地閱讀和擷取案例資訊,卻嚥不下評論的文章,我只能說遺憾。但,不管是不是會繼續在部落格上評論,我是不會停止評論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