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臉貼冷世界: 廖桂賢的地景及社會觀察

關於部落格
一個空間專業者對於地景、城市、環境、設計、文化的評論和關懷。
  • 518145

    累積人氣

  • 5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另一個世界的另一種體驗

 

-----------------------

帶著一雙髒兮兮的手,蓬頭垢面的踏入家門,在迦納旅行七天之後,回到家的第一件事就是洗澡。蓮蓬頭的熱水嘩啦嘩啦地恣意奔洩,能夠在明亮的浴室中洗一個舒服的澡,是如此的幸福!

 

2008年一月底,我前去迦納旅行。妹妹與我同行,當地則有妹妹的迦納男友Kofi(後來成了妹夫)作陪。這趟去迦納主要是陪著Kofi探親訪友,我們停留的地方觀光客不會特別造訪的村落得以近距離體驗迦納的風土民情,是過去少有的國外旅遊經驗,也對我帶來許多衝擊

 

第一次踏上非洲的我深刻體會到我們是多麼的幸福!大部分的我們成長在物資充裕的環境,不愁吃穿,且視水、電為理所當然;但迦納之行把我打醒原來,有明亮燈光可以讀書、有自來水可以把身體和手洗乾淨,竟是一種奢侈。迦納為我開啟了另外一個視界我不禁想說每個人都應該去非洲一趟看看那個不一樣的世界

 

在迦納,我們沒有洗過熱水澡,因為在炎熱的氣候中,人們更本不需要用熱水洗澡在迦納的六個晚上,第一天晚上因為住在旅社,所以有自來水,水龍頭的出水卻非常潺弱其他五個晚上洗澡水不是從水龍頭流出來,而是得去水井打來在非洲,水不是理所當然,許多婦女和小孩每天得花好幾個小時走好的路去取水即使在水資源相對比較充足的迦納也是如此

 

在水資源不充沛的情形下人們自然得珍惜水資源。迦納習俗是直接用手吃飯,所以飯前當然得洗手通常一起吃飯的一桌人共用一小盆洗手水,大家輪流在盆中將手洗淨,洗過的水也不能到掉,還要留給飯後洗手用。飯後,同樣一群人得用同一盆水,此時人人手上沾滿了食物,運氣好的第一個人也許可以把手洗乾淨,但不難想像最後一個人洗手的人,是不可能把手完全洗乾淨

 

看到這樣的洗手方式,習慣使用自來水的我們可能會想:好髒喔一點也不衛生著豐富水資源、可以毫無節制用水將手徹底洗淨的我們,當然受不了這樣的洗手方式是,在水資源匱乏的情況下,我們不該用自己奢華的用水習慣來評斷迦納洗手方式。因為我們需要大老遠去提水,從來不知道水的珍貴,但非洲一趟,我知道,那不是因為我們比較先進,是因為我們比較幸運!

 

對許多迦納人而言,不但自來水不是理所當然,電也不是。在迦納有三個晚上,我們得在沒有燈的幽暗浴室中用井中汲取來的有限冷水洗澡;而另外三個晚上即使有電能開,燈光也微弱地看不清楚。迦納舉國電力不足,因此政府嚴格要求一般住家改用小瓦數的省電燈泡,入夜後一般家庭多半是燈光昏暗。

 

   在迦納的七天,我沒見過藍天從迦納拍回來的照片多是灰濛濛的,因為我們遇上了沙塵暴(Harmattan)的季節在這個屬於乾季的時期,東北季風狠狠地將撒哈拉的紅沙往南吹,位於撒哈拉沙漠以南的西非國家無一不受到影響從十一月一直到三月,Harmattan可以持續將近四個月之久。於是,這時候迦納全境都籠罩在Harmattan的影響範圍內,位置越北、靠近撒哈拉沙漠的區域越受到的影響越深:在極度乾燥的氣候中人們皮膚乾到破裂流血是家常便飯。在沙塵暴的季節,許多植物受不了沙塵的侵襲而乾枯,到處可見枯樹。

 

首都Accra因為位在南部沿海,沙塵的情況相對輕微,因此我們還可以忍受。但往北一點來到Kofi媽媽的山上老家Adjei Krom,因為Harmattan的作用稍強,每天晨間的天空就像大霧籠罩一樣,到處霧茫茫一片。只是,當地人要承受的不只是Harmattan帶來的沙塵而已要加上政府腐敗無能帶來的沙塵,以及西方跨國企業來這裡開礦、伐木,大舉掠奪資源後所帶來的沙塵。

 

從沿海道路往北進入Adjei Krom的一路上,都是沒有水泥或柏油鋪面的泥巴路,因為載送木材和其他天然資源的大卡車頻繁往來,揚起的沙塵讓道路兩旁的草木覆上一層厚厚的紅土那是一個徹底灰頭土臉的地貌,當地村民走在這樣的道路上,面對頻繁的飛沙侵襲只有逆來順受Adjei Krom村落的主要道路也是路,車輛一來就飛沙狂舞,路旁的商店和居民灰頭土臉。

 

「過去不是這樣的,以前的生活很好的」,Kofi說。十幾年前的這兒的樣貌其實是比現在還要「先進」的:當時村中的路是鋪著石頭的後來政府說要鋪柏油路,於是把原本鋪路石石頭路變成泥巴路後就再也沒回來鋪路其中的政治因素到底為何並不清楚於是村民被迫與沙塵共存,過著灰頭土臉生活

 

以前的這裡,村中不但有石頭路,還有廣闊的熱帶森林。Adjei Krom所在的迦納西南部地區,自然條件優越,不但有許多農產品,還有豐富的金礦迦納百分之七、八十的自然資然都集中在這個地理區域。但就像大部分的非洲地區一樣,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