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臉貼冷世界: 廖桂賢的地景及社會觀察

關於部落格
一個空間專業者對於地景、城市、環境、設計、文化的評論和關懷。
  • 518145

    累積人氣

  • 5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一則小故事

---------------------------------

那天傍晚,我從名古屋搭國泰的班機返回台灣,機上非常多的台彎旅客。

飛機到了一定的高度,繫安全帶的指示燈熄滅,不少人開始站起來走動或上廁所。但馬上又經過亂流,空服員於是要求大家回座,有幾位空服員並在走道上一一勸導乘客回坐。一位外籍空服員非常輕聲細語地用英文要求一位台灣婦女回座,那位台灣婦女竟大手一揮,推開空服員用中文沒好氣的說:「欸!我正要走回座位啦!」看著這一幕,我不明白為何這位台灣婦人的脾氣那麼大,為何不給一位關心乘客安全的空服員好臉色。

在用完機上的餐點後,我把椅子往後傾,打算睡個覺休息一下。突然,背後伸出一支手來拍打了我的手臂,我回頭一看,ㄧ位中年婦女神情不善地向我擺了擺手,一句話也沒說,示意要我把椅背放直回去。當下我以為她不會說中文,因此竟也乖乖地把椅背收直。但後來馬上又看到那婦女正在看台彎的報紙,分明就是會說中文。我愈想愈不對,覺得這婦女頗不禮貌,如真有特殊要求不希望前方乘客的椅背後傾,應該禮貌地要求才對,於是我又將椅背往後傾,準備繼續睡覺。沒想到,那婦女手又伸出來,更用力地拍打我的手臂!這也就算了,還開罵了......

無禮婦:「喂!你這個女孩子很自私欸,你這樣讓我坐得很不舒服你知不知道!」

我簡直不敢相信,有人會因為前方乘客把椅子往後傾,自己覺得不舒服,就打人抗議,而竟還指責別人「自私」。過去十幾年來我飛來飛無數次,無論長程短程,無論坐哪加航空公司,從未碰過這樣的事情。 無禮婦顯然看我一張娃娃臉,直接認定我是「女孩子」。

我也火大了,生氣地回道:「你真的是非常沒有禮貌,要我把椅背豎直不說「請」也就算了,怎麼可以打人?!」

無禮婦:「打你?我那有打你,我拍你一下而已!」

我:「你把別人弄痛了,就是打人,就是不對!」

無禮婦:「你說我打人,那你去驗傷啊!」

實在不敢相信有如此不可理喻之人,聽到無禮婦這種幼稚的回覆,我道自己若繼續跟她爭吵沒有任何意義,不過是讓自己變成跟她同一個格局而已。

我看著她有如罵小孩般地不斷狗吠,於是簡短地告訴她:「我不想跟你吵」。
無禮婦繼續謾罵,還說:「我看你是沒有出過國吧」!看我一直不理會,最後她改用閩南語罵我:「不識字」!

無禮婦顯然以為出過國門坐過飛機的人,就懂得比較多。此時,我的不解和訝異甚於被人打的憤怒,看著眼前這場鬧劇,不敢相信有人會因為一件小事而鬧成這樣,真是非常丟臉。況且,在飛機上為了睡覺舒服一些,將椅背向後傾是再自然也不過的事,不然椅子不會設計有後傾的功能。就算真的受不了前方的人將椅背後傾,如果這位婦人一開始就禮貌地要求我不要往後躺,我會願意答應她要求的(即便我覺得向後躺本來就是搭機旅客的權利)。

當然,這趟回國的旅途因此而一點也不愉快,卻更替那些為了一芝麻小事而對陌生人動肝火的台灣人感到悲哀。回到台灣,新聞中盡是尋仇砍人打打殺殺等的社會新聞,雖然這早已是台灣新聞內容的常態,此時卻更覺得台灣充滿更濃厚的肅殺之氣。台灣人是怎麼了?是台灣太小太擠,因此讓人們對彼此愈來愈失去耐性了嗎?

好在,在台北還是找到了親切的問候和答謝,那是台北的公車司機。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