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臉貼冷世界: 廖桂賢的地景及社會觀察

關於部落格
一個空間專業者對於地景、城市、環境、設計、文化的評論和關懷。
  • 518145

    累積人氣

  • 5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還好社會有他們

 

這個問題讓我一時愣住,也把我拉回現實。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照顧街友等弱勢族群一直是我認為理所當然的事,但其實不管是在台灣還是國外,大多數的人還是以刻板印象來看待街友。一直以來我們的家庭、學校、和社會教育所傳達的價值觀,讓社會大眾理所當然地將「不努力」與遊民或貧困者所代表的「失敗」連結在一起。

 

回想看看你可曾經驗過這樣的教育:年幼時當父母帶你出門,看到清潔工、拾荒者、或做苦力的人時,父母是否趁機做機會教育地告誡說:「你若不好好唸書,長大就會像他們那樣!」而你自己是否曾在聽到或看到社會底層人們掙扎時,對自己的孩子說:「你若不好好努力,就會是這樣的下場!」

 

我相信,大部分的台灣人都領受過這樣的「諄諄教誨」,也用同樣的觀念告誡著下一代。對於許多人而言,只要努力(或努力唸書),即便不一定會賺大錢「出人頭地」,但至少可以找到一份像樣的工作,不會「淪落」到只能成為苦力或從事那些被社會所鄙視的工作。在這樣的觀念下,沒有工作更沒有家的遊民,更是被視為不努力的失敗者。因為深信「努力就會成功」,因此人們也以為那些看起來「失敗」的人,是因為自己不努力,認為那些貧窮、無家可歸、或從事所謂社會底層工作的人,根本問題就是他們不努力!但事實真的那麼簡單嗎?當然不是。

 

有人一出生就註定「失敗」:生長在貧窮家庭,即使勉強能夠接受義務教育,卻因為要打工貼補家計而沒有時間唸書,當然也不可能參加課外活動、學各種才藝,因此無法唸好高中或好大學,於是找不到好工作,甚至只能從事臨時性工作;而履歷表上的工作經驗不夠漂亮,接下來要找到像樣的工作又更難,是填飽肚子都困難,更難以累積積蓄;隨著年紀增長,要找到好工作已如登天之難,只能從事別人不想做的工作。

 

社會的遊戲規則讓許多生來就是經濟弱勢的人們,永無翻身之日。當然,三級貧戶成為台灣總統的奇蹟的確在台灣發生了,但畢竟是少數中之少數;大部分的貧戶之子永遠只能與貧窮為伍,再怎麼努力也無法改變大環境的限制,打不破惡性循環。若捉見肘的困頓不幸又遇上車禍或生病,貧病交纏,許多人於是走入絕境!這樣的人究竟是因為不夠努力?還是因為運氣沒有我們好?

 

對於那些貧困、從事底層工作者的鄙視,顯然是主觀而偏頗的。或許我們應該要思考,為什麼每個社會都會有窮困潦倒之人?為什麼每個社會都有人從事底層工作?其實道理很簡單:社會對成功或失敗的定義,取決於個人掌握資源的多寡,而我們所處的是一個資源有限的社會,代表即便社會上所有的人都很努力,總是會有人成為爭取不到資源的「輸家」,就像任何比賽都有贏有輸一樣。如果一個社會註定有人拿不到資源,那麼爭得到資源的人除了是因為擁有爭取資源的手段和效率之外,也是因為幸運。因此,幫助弱勢者不是因為要表現憐憫之心,而是要促進公平,讓社會的資源分配更均勻。

 

我們的社會註定會有弱勢族群,另一方面,我們的社會也需要那些被視為是「低階」、「底層」的工作的人,例如清潔、苦力,因為這些都是社會不能缺乏的基礎工作。如果沒有人從事這些大部分人不願從事的工作,那麼白領階級也不可能天天只坐辦公室。讓我們想想,一個安安分分掃廁所、清垃圾的潔環境的藍領工作者,和一個靠炒股票套利、以錢滾錢、沒有創造實質經濟效益的白領人,那一個對社會貢獻大?

 

下次當你看到清潔工、拾荒者、或做苦力的朋友時,與其教導孩子歧視他們,或許可以跟你的孩子說:「還好社會有他們,我們才能過舒適的生活」。下次當你看到街友時,與其鄙視他們,或許可以跟你的孩子說:「知道嗎?你比他們幸運很多,不要忘了分一點自己的擁有的給他們」。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