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臉貼冷世界: 廖桂賢的地景及社會觀察

關於部落格
一個空間專業者對於地景、城市、環境、設計、文化的評論和關懷。
  • 518145

    累積人氣

  • 5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我要空氣清淨、涼爽的城市!


在台北呼吸新鮮的空氣是奢求

緊鄰大馬路的爸媽家——也是我從小學到中學到大學到進入職場到出國之前的窩,在我離開家的這些年,周遭建築持續汰舊換新、愈來愈豪華;但為了防廢氣避噪音,家裡的窗戶愈來愈緊閉,不開冷氣的室內有如悶燒鍋。看著爸媽天天生活的環境如此,作女兒的我該建議他們打開窗戶,吸入廢氣和沙塵,好換得室內的空氣流通?還是讓他們繼續緊閉門窗,繼續呼吸著二氧化碳漸增的室內空氣,好避免吸入廢氣和沙塵?我想,這是許多台北人的共同困境。

為了所謂的現代化、都市景觀美化,近年來台北不惜砸重金進行各種市容的「整型美容手術」。慢慢變臉的台北卻沒能給住在其中的人最基本的生活品質,竟連在台北要求呼吸新鮮空氣,都跟住豪宅一樣,是奢求。

這幾年在台北出現不少好看的新建築,但這對絕大部分的市井小民 而言毫無意義,橫豎多數人都是買不起、租不起的。而不管台北的建築物變得再好看,整個台北盆地仍然如烤爐般的悶熱、空氣仍然骯髒;不管豪宅內的裝潢再高級,大家共享的公共空間(例如人行道與公園)品質仍未提昇。不管富人或窮人,只要是台北人、只要離開冷氣房,就像是被迫在烤爐中吸著髒空氣……不,即使待在冷氣房中,吸的也是髒空氣!每一年我都在夏天回到台北,這樣的感觸一年比一年深刻。

名符其實的「台北好好看」計畫

配合「2010台北國際花卉博覽會」、正在進行中的「台北好好看」計畫,可說是各種城市整型美容手術之集大全,洋洋灑灑地包括:打造地標性建築、清理頹敗的都市角落、拆除老舊建築上的廣告和鐵窗、拆除並美化店家招牌、學校圍牆綠化、綠美化閒置空地、夜間照明景觀設計、彩繪公共建築、打造水岸景觀等。這些項目的具體內容都與創造乾淨的空氣、涼爽的環境沒有太大關係,名符其實地只是要讓台北「看起來」好看而已。

我知道政府不是不認真做事,只是許多事對人民來說不痛不癢;甚至,過度強調城市表面美容的工作可說是浪費公帑。冷氣房裡的政府官員知道台北住起來不舒服嗎?

台北市都市發展局的網頁上有著這樣的施政願景:「我們以打造前瞻、愉悅、宜居、文化、生態、資訊與安全之永續台北生態城市作為都市發展願景』」;而台北縣城鄉發展局的網站中連願景的描述都沒有,只有硬梆梆的業務資訊。

在台北市的施政願景中, 「愉悅」、「宜居」、「生態」等關乎基本生活品質的關鍵字都有了,甚至也宣稱要成為「生態城市」。不管生態城市這個時髦字眼到底怎麼定義,包含什麼理論、作法、和指標,至少,涼爽的環境、清淨的空氣應該是任何城市最基本的努力目標吧?只是,台北市正在背道而馳 。

 

說要邁向生態城市,樹木和綠地卻愈來愈少

儘管有願景,這幾年不但看不出台北市政府有什麼積極作為,砍樹移樹卻是不遺餘力。樹木不但可以遮陽降溫,也是最有效率的空氣清淨器,而且其綠意還可以安撫都市人的視覺和心靈,更棒的是這些都是免費的!只是,台北的樹木卻愈來愈少,管它老樹還是小樹,只要長在有「開發價值」的地方,對政府和財團而言就是擋路,必除之而後快。

例如,為了配合遠雄集團將松山菸廠開發成大巨蛋和購物中心,市政府在環境評估未通過之前就快速砍除、移走廠區中八百多株的樹木;而許多移植的樹木已經死亡,包括珍貴的老樹,等於是讓台北平白失去了一座森林。而最近,幾個充滿綠蔭的土地,包括南港的202兵工廠以及廣慈博愛院,也在土地開發的威脅下面臨失去大量樹木的危機。

然而荒謬的是,公園的建造竟也成了台北市政府砍樹的理由,例如客家文化主題公園除去了新店溪河畔的近百株樹木;更荒謬的是,連號稱「愛地球」的台北國際花卉博覽會的舉辦,竟除去了原本在中山美術公園和新生公園中超過千顆的樹木。作為一個規劃設計者,我知道公園和博覽會絕不可能無法和原有的樹木共存;所以,砍樹移樹不過是為了方便行事,是缺乏創意、對樹木價值不了解的結果。

每一棵樹木都是一個生命,都是一個小生態系,長滿樹木的綠地,更是珍貴的都市生態資產。每一棵樹木的拔除、每一塊綠地的消逝,不但是都市生態功能、生態多樣性上的損失,更是市民生活品質的折損。台北已經很熱、很髒,失去樹木的台北將更熱、更髒!台北的表皮好看又如何?

與其讓台北「好好看」,花博的機會和經費其實可以為台北做深層綠化:永久增加台北市的綠覆率(包括樹木覆蓋率),讓台北「好呼吸」、「好涼爽」。可惜的是,政府滿腦子想的都是表面的都市景觀,反而忽略了最基礎的生活品質要素:空氣和溫度。

台北一棵樹都不該砍、一個綠地都不能少

樹木並非完全不能砍除、移植,但對於一個已經綠覆率不足、環境品質不佳的城市,移除任何一棵樹、失去任何一塊綠地都是城市的慘重損失。 我們都知道,大量的硬體建設造成的都市熱島效應讓都市的溫度高於周遭地區,再加上全球暖化現象讓夏天的都市更加炙熱難耐;而今天的台北市,在都市熱島效應和氣候暖化的雙重威脅下,可說是到了一棵樹都不該砍、一個綠地都不能少的地步。

台北不但不能砍樹,不能讓任何一片綠地消失,甚至應該增加樹木和綠地的數量。國外許多生活品質令人稱羨的城市,莫不極力保護城市中的樹木,並增加樹木的覆蓋率;例如在西雅圖,不要說公有土地上的樹不能亂砍了,現在西雅圖市議會正在修改樹木保護的法令,不久之後就連私有土地上的樹也將不能亂動。西雅圖並在2007年設立目標,增加其樹木覆蓋率:在未來的三十年內,要將目前百分之二十三的樹木覆蓋率提升到百分之三十。為了達成目標,西雅圖市政府啟動了「社區植樹」計畫(Trees for Neighborhoods),提供民眾免費的樹苗,供其在自家庭園或街旁種植,並請專家為民眾教授植樹與後續維護的課程。

護樹、種樹:邁向宜居城市的基本工作

要讓台北適於人居、要邁向生態城市,護樹、種樹是不能不做的基本工作。前人種樹,後人不但可乘涼,還可以呼吸清淨空氣、享受綠意,擁有更好的城市生活品質。推廣樹木和森林好處的「美國森林組織」(American Forests)主張每個城市都應該設定一個樹木覆蓋率作為努力目標;該組織建議:美國東部與西北地區(這些區域在歐洲移民屯墾之前是滿覆森林之地)的都市應該朝百分之四十的平均樹木覆蓋率努力,土地使用較密集的中心商業區至少要以百分之十五為目標。嘴吧上說要往生態城市努力的台北市,是不是也該有一個努力目標、並用具體的政策來達成呢?

樹木也是城市的經濟資產

如果台灣真的想成為一個進步國家、台北要成為一個進步城市,那麼我們不該再容忍任何一棵樹在經濟發展的旗幟下理所當然地犧牲。人們不該只看到樹砍除後立起辦公大樓、商業中心、豪宅等僅僅少數人獲益的經濟產值,也該看到樹砍除後全體市民的共同損失。其實,保護樹木與經濟發展不衝突,因為樹木是城市的資產,其所具備的經濟價值遠高於人們的認知。那麼,不作為經濟林使用的都市林木到底有多少經濟價值?正在西雅圖進行的一個研究計畫,不久後就可以告訴我們答案。該研究試圖以經濟價值來量化樹木對城市的種種貢獻,包括空氣污染的濾淨、綠蔭協助室內降溫因而減少冷氣的能源使用、大雨來時截流吸收雨水而減少雨水淨流等。

這些樹木對城市的貢獻(或稱為生態服務),從未被納入主流的經濟產值計算中,因此主政者和一般民眾以為樹木對社會毫無經濟貢獻,因此隨心所欲地砍樹。而且,砍樹這件事反而可能在帳面上對經濟有所貢獻:當城市的樹木愈來愈少,城市愈來愈熱時,人們會益加使用冷氣,增加的冷氣機銷售量(來自於人們汰換舊冷氣機)、以及增加的能源使用,都可算進經濟產值中;這時,經濟產值因樹木減少而提高,但市民的生活品質真的提高了嗎?

現在的台北,是讓人只想待在冷氣房的不舒服城市。如果政府只重視都市的視覺景觀、繼續為少數人的土地開發利益而砍樹,那麼台北的未來是永續酷熱,將愈來愈不適人居。對於故鄉台北,我只有一個微薄的願望:我想要看到一個空氣清淨、涼爽的台北。如果你跟我一樣對自己的城市有同樣的願望,那就先從搶救城市中僅存的樹木開始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