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臉貼冷世界: 廖桂賢的地景及社會觀察

關於部落格
一個空間專業者對於地景、城市、環境、設計、文化的評論和關懷。
  • 518145

    累積人氣

  • 5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帶你的名字一起出來留學

昨晚的聚會中除了彥生和我以外,在場不管是國高中就移民到美國的台裔美人(佔少數)、或是跟我一樣大學畢業後才來美國的台灣人(絕大多數),都以西洋名自稱。我客居美國的時間也不算短了,很多事情自認已經適應,但唯有一件事我還調適不過來,那就是用西洋名來稱呼同樣來自台灣的友人。

台灣人應該是世界上最好相處的人之一,初次見面的台灣人可以很容易打成一片、也很容易成為好朋友;在異鄉美國,充滿義氣的台灣人也往往是最可靠的朋友。每次與在異鄉的台灣友人聚會都是非常愉快的。但是滿屋的台灣臉孔和中文對話,配上滿天飛的西洋名,總讓我感到不對勁兒。

我其實非常想知道這些新朋友的本名,但沒有人告訴我他們的本名,似乎認為本名並不重要。當然, 交朋友看內涵遠比看名字來的重要,一個人希望被如何稱呼也應該被尊重;但根據自己的經驗和觀察,在美國的台灣人似乎比其他外國人(例如日本、韓國、印度人等)更喜歡以洋名自稱,讓我無法忽視這個現象。不管熟識不熟識, 也姑且不論那些從小在這邊長大的台裔美人,我在美國所遇到的台灣友人絕大多數以洋名行走江湖,即便那洋名並非護照上的正式名字;相對而言,來自其他國家的朋友大多數使用本名。

台灣人為何熱愛洋名?實在令人玩味。

許多台灣同儕團體因彼此間早已習慣以洋名相稱,對於新面孔突然冒出的中文名字,顯然不習慣,得進一步詢問是否有英文名字;有人甚至說,如果我有洋名他們會比較好記。我問那些以洋名自稱的台灣人為何使用洋名而放棄本名?得到的答案不外乎是:「這樣美國人會比較好記」、「美國人不知如何唸中文名字」或是「美國人很難將中文名字唸地很標準」,因此乾脆用美國人比較熟悉的洋名。

對我而言,外國人是否能精準地將我的名字唸成「桂賢」而非「龜先」、「龜癬」、或「鬼現」之類近似的音,並不重要;發音再怎麼不標準,總比叫我珍妮佛或卡洛琳之類對我而言毫無意義的名字來的強。而且,我很享受外國人努力唸我的中文名字,畢竟這是父母賜給我、跟了我一輩子的名字,在任何人面前我都會是桂賢,而不想當喬伊斯或是艾佛琳。

此外,朋友是不可能忘記朋友的名字的,除非你根本不在乎這個朋友。我壓根兒不在乎別人是否記得我的名字,因為記不得我名字的人對我或許根本不重要;我當然也希望別人重視我這個人,但若人們可以記得起、寫得出我的名字,我相信是因為我的所作所為,而非因為我的名字好記。

我在臉書上提到台灣人好用洋名的議題。對於「美國人不會唸中文名字」的顧慮,一位美國朋友說:請不要小看美國人,他們也有學習唸中文名字的能力;另一位美國朋友則說,請至少也給他們學習其他文化的機會!的確,其實許多美國人也想了解我們的名字、了解我們的文化。在這個種族跨界移動的時代,愈來愈多美國人知道,我們這些外國人的命名絕非是以聖經為靈感的基督教洋名(Christian names),因此他們會對我們的本名感到好奇,許多人渴望知道以洋名自稱的台灣人的本名,甚至對台灣人放棄自己優雅的名字、而以洋名行走江湖感到可惜。

向外國人解釋自己的名字,是開啟雙方文化交流的第一扇門,也是向外國人介紹中文字的絕佳機會。當被問及我名字的意義,我都是這麼解釋的:「桂」是一種植物,有著很香的花;「賢」則是智慧與能力;雖然非常簡化,但這樣一來 Kuei-Hsien 這個唸起來不知其所以然的名字,對他們而言馬上就產生了意義。

台灣人好用洋名的現象,不只出現在美國,在中文環境的台灣竟也一樣普遍,許多人的理由竟也是「這樣比較好記」。我個人認為背後的理由應該是認為洋名比較時髦,有洋化的感覺。有趣的是,台灣人崇洋是不爭的事實,但人們卻似乎不太願意直接承認。

要不要用洋名走江湖,國內外的台灣人有絕對的自由。但對於即將出國留學或工作的朋友們,我鼓勵大家勇敢地使用自己的中文本名,不用因為來到外語環境而費心給自己取洋名。如果,你在台灣一直用著同樣的中文名字,記得將那美麗的名字也一併帶出來,分享給世界各國的朋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