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臉貼冷世界: 廖桂賢的地景及社會觀察

關於部落格
一個空間專業者對於地景、城市、環境、設計、文化的評論和關懷。
  • 518145

    累積人氣

  • 5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永續挑戰:技術突破也要觀念革命

文 ∕ 廖桂賢

 

生態環境惡化、氣候變遷威脅的今天,永續發展已成為一門顯學,各個專業的的各種綠色方案已經陸續浮現。但是,什麼樣的方案才能帶領人類走出不永續的漩渦?愛因斯坦曾說:「要解決問題,就不能仰賴當初製造問題的同樣思維」(We can't solve problems by using the same kind of thinking we used when we created them。如果我們有心扭轉今天的不永續局面,讓人類走向永續,就得先拋掉過去的舊思維,在一個全新的思維架構中找尋綠色方案。

 

問題是,應該被揚棄的舊思維到底是什麼?新的思維架構又該是什麼?這是目前世界各國包括台灣在內都尚未認真面對的大哉問,卻已是不能逃避的課題。誓言要未永續而努力,卻不碰觸這個問題的社會,很可能還依循著舊思維來解決問題而毫不覺察,已迷思在大量的綠色或環保技術細節中。那麼,就會像愛因斯坦所說的,絕不可能真正解決問題。因此,舊思維∕新思維的問題值得每一個願意為永續未來努力的人──不管身處哪一個專業──認真思考。在這篇文章中我提出可能的答案,藉此拋磚引玉,讓我們一起找出該被丟棄的舊思維、創造一個全新的思維架構,儘速往正確的永續方向走。

 

永續觀念強調公平正義

許多人以為永續就是環境保護。環境保護的確是邁向永續的重要手段,但若不了解永續一詞的內涵,很容易將環境保護又窄化為保護自己國家內的環境或保育野生動物,而忽略了永續概念中最重要的跨國界、跨時間視野。讓我們先回到永續的根本意涵:一九八七年,聯合國在一份稱為《我們共同的未來》(Our Common Future)的報告書中,為「永續發展」一詞下了定義:當世代需求的滿足不會犧牲未來世代的需求。 簡而言之,永續就是跨世代的公平正義,而這樣的定義已在全世界被廣泛接受。

 

既然永續的定義強調公平正義,表示現狀是不公平、不正義的。工業革命以來,人類瘋狂擷取自然資源投入製造生產以提昇生活品質、改造自然系統以滿足各項活動需求,同時也創造出大量的垃圾和污染。但是地球只有一個、自然資源有限,當代人類已取用過多,未來世代不但被迫面臨短缺,還得概括承受前人留下的垃圾和污染,這當然不公平。永續概念還蘊含著另一個層次的公平正義:同個世代內部的公平正義。全球化已讓資源使用無疆界限制,一個區域或族群可輕易地透過貿易或合作直接或間接使用另一個區域或社群的資源;資源的流通理論上會嘉惠資源不足的國家,但更常見的情況卻是造就了地理上和社經階級上的更大差異。例如,美國人口僅佔世界總人口百分之五,卻消耗了全球四分之一的能源,顯然對其他國家不公平。

 

為什麼不永續?

在資源有限的狀況下,有人取太多,就代表一定有人不夠用,才會造成不公平。今天,許多相對富裕的國家包括台灣在內都屬於「取太多」的地球村成員,這些國家已經很富足,卻還不斷透過貿易來擷取不屬於自己的自然資源(例如高耗水農產品或工業製品的輸入等於擷取了輸出國的水資源),讓為數眾多的窮國總是不夠用。那麼為何有些國家會取太多呢?在我看來,不是因為太貪心自私,就是以為地球的資源無限(或是離用完的那一天還很早),或是兩者兼具。

 

貪心自私,某種程度上是人之天性;但太貪心並非美德,這是社會上共同的認知。然而,今天在資本主義國家中「擁有愈多愈好」這樣的貪心卻是被讚揚、甚至奉為圭臬的──個人應持續累積財富、企業應持續擴張規模、國家應持續成長經濟;說穿了,當代的價值觀不外乎就是在金錢和物質上「多還要更多」的貪心,並透過教育和政策深刻內化著社會。我們在這樣的價值觀中學習、成長,這樣的價值觀也驅動著人們一生的努力奮鬥。成長價值觀讓人類總不安於現狀,擁有了生活所需的基本物資還不夠,必須要更多的金錢和物資來打造更舒適、便利的生活。

 

於是,人類所創造出來的東西,一代比一代多。富裕國家的人們除了已被視為基本需求的電視、汽車之外,也不能沒有電腦、手機等配備。我們所使用的東西不會無中生有,需要向大自然擷取大量的木材、礦物、水、砂石、甚至動物等作為原料投入。這些原料用於滿足基本需求無可厚非,但是有太多的原料是用來大量生產那些可有可無的東西。我們向大自然貪婪地擷取,不是因為我們需要,而是因為我們想要、我們辦得到。

 

必須揚棄的舊思維

我認為,當代的成長價值觀正是造就今天不永續問題的根本原因、正是那個必須揚棄的舊思維。沒有人故意製造不公平、不正義的狀況,但透過奠基於成長價值觀的各種經濟與社會制度設計,我們每個人都成了推動不永續的幫手。我們必須認清:社會進步不等於金錢和物質的成長;為了邁向永續我們必須思考:該繼續貪心下去嗎?物質條件真的只能進步、不能「退步」嗎?在我看來,一個物資超量的社會絕對沒有不能退的道理──如果進一步是掉入懸崖,還有任何理由不退嗎?何況退一步並非等於回到茹毛飲血的原始生活,而是試著簡約。要走向永續,我們就必須以「適度節制」來取代成長的舊思維。

 

對於科技的過度信仰,與成長價值觀相輔相成,也是造就不永續的舊思維。十七、十八世紀當歐洲人開始在美洲、非洲、亞洲等地侵墾時,對他們而言世界何其大,放眼望去自然資源豐富無限;而二十世紀以來工業、農業、漁業、畜牧業等各項技術的突破,更為人類開拓出無限可能,讓自然更顯得容易駕馭、資源源源不絕。但好景不常,原來技術的突破不過是加快自然資源枯竭的腳步而已,還衍生出許多令人頭痛的環境、社會副作用──二十一世紀的世界,環境充斥著各式污染、物種已大量滅絕、饑荒仍然層出不窮、水資源加速枯竭、氣候和災難漸趨極端……。即便如此,對科技的信心卻已深植人心,今天許多人仍然堅信人類不需要改變現有的生活模式和價值觀,因為科技終將解決環境和氣候危機。

 

科技的確可以解決很多事情,但也有很多事情是科技無法解決的。至少,人類生存不可或缺的元素──乾淨的空氣、土壤、和水 ,是任何技術都無法複製出來的;科技在空氣、土壤、和水污染的清理上甚至遠不及一個自然、健康的生態系統來得有效率。此外,科技是否真的終將解決環境與氣候危機?這是再多的科學研究都無法給的答案,因為人類對自然的了解實在太有限;既然不了解自然,就不可能以人的科技力量來全面解決環境問題。當今環境問題的解決確實不能沒有科技的參與,也有賴科技的突破,但我們不該將所有的雞蛋都放在科技的籃子裡;要走向永續,我們必須以「尊重自然」的新思維來取代科技萬能的舊思維。

 

仍然奠基在舊思維的解決策略

解決策略若奠基於製造問題的舊思維,就註定無法解決問題。用愛因斯坦的提醒來檢視當今永續發展的主要策略,我們會發現各國政府仍陷在成長和科技萬能的舊思維中,即便承認環境惡化和氣候變遷的事實,卻仍不切實際地企求無止盡的經濟成長,將永續的問題全部交由各領域的科技提昇來分頭解決。

 

例如,面對氣候變遷的威脅,大部分的政府選擇治標不治本:不檢討產業結構、消費模式等造成溫室氣體過量排放的根本結構性問題,卻將解決策略簡化為尋找低碳的能源方案,投注大部分的精力在發展替代能源,例如風力發電、太陽能、甚至核能等。然而這些所謂的低碳「綠能」不是沒有環境和社會成本:風力發電有影響鳥類生態、製造噪音的顧慮;太陽能相關製造業是高耗能、高耗水、高污染的產業;核能就算如專家拍胸脯保證地安全無虞,仍然無法解決核廢料問題……。若不大量降低能源需求、改變生產製造模式,任何一種替代能源的大規模發展不但不會解決問題,還會帶來新的災難。

 

在新思維架構中找尋綠色方案

今天,有志之士在各個專業中的努力,已經發展出不少令人驚喜的綠色技術,但在社會整體缺乏新思維架構引導的情況下,即使副作用再少的綠色技術所扮演的角色,充其量是不永續舊架構中的「稍微改良的環節」而已,對改善地球環境的整體效果仍然有限。各行各業的綠色創意雖然值得鼓勵也必須繼續,但僅依賴技術的突破是絕不足夠的,我們必須儘快在「適度節制」、「尊重自然」的新思維架構中找出更多的綠色方案。

 

在邁向永續的道路上,我們仍進展緩慢 。愈來愈多人已經體認到:技術的突破並非最大障礙,真正的障礙來自於根深蒂固價值觀和制度設計的束縛。面對永續的挑戰,我們要科技突破,更需要觀念革命。我們不但要最好的人才來研發綠色科技,也需要最棒的頭腦來重新設計經濟和社會制度,我們還需要政府和有影響力的民間組織,勇敢地向舊思維挑戰,帶頭開啟一個觀念革命!

 

如果,人類敢做、敢實現飛上空中的夢,那為何不敢做觀念徹底革新的夢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