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臉貼冷世界: 廖桂賢的地景及社會觀察

關於部落格
一個空間專業者對於地景、城市、環境、設計、文化的評論和關懷。
  • 518145

    累積人氣

  • 5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沒事除什麼蟲!


        業務員果然受過訓練,竟還可以將除蟲牽扯到房地產價格,很快就讓從未認真思考人蟲關係的我動念:「嗯,好像應該除一下以免後患」。而最命中我要害的是業務員的一句話:「我們是很生態的,用的是天然的方法,不會有健康危害的」。
對除蟲領域一無所知,這馬上勾起了我的好奇心,到底除蟲可以怎麼個生態法?

天,棄而不捨的業務員再度來扣門,還將第一次除蟲費用從優惠的九十九美金再降到七十五(原訂價是兩百五),我簽了下去。

這天,除蟲工作展開。除的對象是蟑螂、螞蟻、蜘蛛、蜈蚣、馬陸millipedes)、白蟻、蟋蟀、蠼螋earwigs)、黑蜂(wasps)、書蟲(silverfish)、潮蟲(sow bugs)。許多英文蟲名是我在美國十年來根本沒用過的英文單字!除蟲人員前後花了四十分鐘:在室內所有水槽下可見的裂縫噴灑 Delta Dust 0.05% Deltamethrin ),沿著室外房子邊緣噴灑 Talstar7.9% Bifenthrin以及IMAXX Pro 2F 21.4% Imidicloprid ,並在種有室外的植栽灑顆粒狀的Bifen L/P (Bifenthrin 0.02%)

對於沒有太多化學知識的我,僅就 Bifenthrin (中譯「畢芬寧」)來請教孤狗大神就花了不少時間。原來, 畢芬寧不過是「擬除蟲菊精」(Prethroid)的一種, 乃化學合成。但因為是「擬」自然的除蟲菊,所以比起一般傳統的除蟲劑,對人體健康的威脅小,但並非沒有環境和健康副作用,由其對魚類來說是劇毒。因為大量使用,美國環保署已在不少都市河川中測出擬除蟲菊精,增加河川生態另一威脅。

這讓我非常失望。原以為 ECO Shield 會用什麼有創意的方法來除蟲。 施用比較不毒但還是有毒除蟲劑的除蟲公司,稱自己為”Eco”可稱牽強。顯然國內外對 Eco、生態等名詞使用的標準都不高。我異想天開,或許,最生態的除蟲方式,是訓練家中的寵物以這些高蛋白的蟲蟲為食?

我不怕蟑螂老鼠,但我承認若看到馬陸、蜈蚣等長型蠕動之蟲會腿軟進而抓狂。但明明家中沒有嚴重的蟲蟲危機,我沒事除什麼蟲?

真後悔。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