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臉貼冷世界: 廖桂賢的地景及社會觀察

關於部落格
一個空間專業者對於地景、城市、環境、設計、文化的評論和關懷。
  • 518145

    累積人氣

  • 5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台灣的英語焦慮何時結束?

台灣醒報的這篇報導:《 IMD落後香港 邵玉銘:敗在英語能力》,讓我感嘆:台灣的英語焦慮何時才會結束?每隔一陣子,就有媒體結合學者跑出來,用一堆似是而非的邏輯,對台灣的英語程度不佳以致於「國際化程度不足」斥責一番, 還不忘加上「xx能,台灣為什麼不能」!

對於這樣的集體英語焦慮症,我有幾個想法。首先,拜託!我們可不可以有點個性?不要老看到新加坡、香港、南韓等其他國家做了什麼,就覺得我們也得做一模一樣的事情,好像不這麼做台灣就完蛋了。看,普受尊敬的學者就是這麼教導著我們,還記得李家同先生的文章嗎:「南韓能輸出核電廠,台灣呢?」(這篇文章在日本核災還是現在式的今天,特別諷刺!)

在醒報的這篇報導中,邵玉銘將台灣競爭力輸給新加坡、南韓等國歸咎於英文能力不足,又舉出南韓種種在英文教育上的作法來挑戰台灣:「韓國做得到,為什麼我們做不到?」 我個人對國家競爭力的討論並無興趣,且認為這個概念已跟經濟成長一樣,被無限上綱,對國家整體福祉無益反有害。即便真要為競爭力而努力,我們要知道,真正的競爭力不來自模仿,而來自創新!不走出自己的路,盲目追著別人跑的人或國家,永遠都不會成為真正的領導者。

你能想像父母對小孩的諄諄教誨是「某某某做什麼你就趕快跟著做就對了,不然不會成功」嗎?不走出自己的路,盲目追著別人跑的人或國家,永遠都不會成為真正的領導者。台灣不乏敢於創新的個人,但台灣作為一個國家,在世界上是否是領導者?我們都知道答案。

 

再者,顯然有許多人陷在「英語 = 國際化」的謬誤中,甚至以為國際化等於藍眼睛高鼻子的白人在台灣的數目。但今天的台灣真的不國際化嗎?台灣不是有不少來自東南亞、非洲、印度等國的人口嗎?以我的家族而言,我妹妹嫁給非洲人、我舅舅娶菲律賓人,這挺國際化的不是嗎?有趣的是,當我們碰到來自這些國家卻不會講中文的人,是嫌棄他們不好好學中文;但是,當碰到只會講英文的阿多仔,我們卻悔恨自己不會講英文無法溝通,馬上就立志要學好英文!

再看看法國人,跩到不行。多數法國人在自己國家中就是不講英文、甚至不學英文,遊客跟法國人講英文甚至還會不小心招白眼,但少有人因為法國人不會/不想說英文,就認定這個國不國際化、缺乏競爭力。法國照樣具有擋不住的吸引力,更沒有完蛋。

到底國際化指的是什麼呢?那些老喜歡論斷台灣國際化程度不足的學者和媒體,是不是應該先對「國際化」作更細緻地討論?

 

邵玉銘認為,提升台灣英文能力的解決辦法就是將英文列為第二官方語言。對此, 我暫時沒有強烈意見,畢竟多會一種語言不是壞事。但是在為英文焦慮的同時,我們也別忘了中文和台灣其他的母語和方言的價值。在缺乏真正的英文環境中,一昧地強調英文的重要性,卻忽略母語,很可能造就出兩種語言都講不好的國民。我說「很可能」是因為我不確定這個理論是否為真,但我實在無法忽略,台灣人的中文(至少從網路上看起來)似乎越來越不通順、但講話或寫文章卻中英夾雜的人也愈來愈多的趨勢。一個年輕學生曾用崇拜的語氣對我形容他的老師:「老師講話都會帶些英文,好厲害喔!」。有英文自卑情結的年輕人,普遍誤以為講中文帶些英文就是英文好的象徵,但其實仔細聽中英夾雜的語句,其結構仍是中文的,若這樣的人無法用全英文來表達同樣的意思,顯然英文不會好到哪裡去。

我的重點是,日常語言中摻入愈來愈多來零碎、本可用中文表達的字彙,對英語學習不見得有幫助,與其焦慮英文,何不先好好把中文或其他母語及方言學好呢?何況,我們別忘了,中國的崛起讓中文在未來很可能成為與英語相抗衡的國際語言。

我當然不反對學習英文,也了解今天精通英文所能帶來的優勢。但是,檯面上那些強調英語重要性的膚淺論述和學者威脅性的建議,對於台灣的競爭力、國際化、和英語學習都沒有好處,大可免了!

-------------------------------

以下將醒報的報導轉貼在這裡:

原文網址:http://news.chinatimes.com/society/130503/132011052101107.html

IMD落後星港 邵玉銘:敗在英語能力

2011-05-21 新聞速報【台灣醒報/蔡沛琪】

    台灣在IMD今年全球競爭力排名躍進到第六,但仍落後香港和新加坡。北美事務協調會主任委員、資深外交學者邵玉銘受訪時指出,台灣因為英語能力不足,國際化趕不上香港和新加坡,排名很難上升。他舉韓國為例,當地不但有24小時放送的英語電視台,大學還有全英語授課,「韓國做得到,為什麼我們做不到?」他說,政府可從將英文作為第二官方語言著手改善。

    瑞士洛桑國際管理學院(IMD)最新公佈的《2011年全球競爭力報告》顯示,香港和美國居冠,去年榜首新加坡落居第三,台灣則從去年的第八升為第六,為歷年來最佳排名。

    邵玉銘對此指出,台灣若不加強英語教學環境,還是會永遠趕不上香港和新加坡,兩地因為英語程度佳,適合國際人士居住,許多國際企業紛紛在此設立營運總部。新加坡從1970年代李光耀將英語定為官方語言以來,現今四處可見外國公司設在新加坡。

    「新加坡人口500萬人,每年觀光客有1200萬人;香港人口700萬人,觀光客有1500萬人。」邵玉銘表示,台灣人口2300萬人,觀光客卻只有不到600萬人,這些都是因我們基礎建設不足和國際化程度不佳,亟須改進。

    解決之道,邵玉銘認為,應該把英語作為第二官方語言,並增加英語教學時數。「在台灣,外國人覺得是文化沙漠」,不但看不到英語電視節目,新聞的國際視野也不足。他認為,大多數家長都贊成將英語作為第二官方語言,但縱使馬總統大力推行英語,「政府卻不動如山」。

    借鏡南韓為例,邵玉銘指出,南韓在媒體、大學皆增加英語環境,像是有一個韓國電視台24小時在境內播放英語節目,另一個則是以英語向國際發聲;而為了提升南韓學生英語程度,南韓政府與英美澳紐簽約,每年選派千名英語教師到南韓教授英語,並請韓裔美國人回國教英語。

    留學生不足也是一大隱憂,邵玉銘指出,台灣每年到美國的留學生只有12千人,這也是因為英語能力不佳所致。

    這項訪談由台灣醒報社長林意玲主持,內容今天上午八點於FM96.7環宇電台播出,並在台灣醒報網站播出。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