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臉貼冷世界: 廖桂賢的地景及社會觀察

關於部落格
一個空間專業者對於地景、城市、環境、設計、文化的評論和關懷。
  • 518145

    累積人氣

  • 5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桂賢的菜園人生

其實我也是想借此了解目前在美國都市中非常受歡迎的社區農園 。 Anthill Village Community Garden 屬於加州大學爾灣分校,整個區域劃分成九十九個小園圃,提供師生以及附近居民來耕種,每個園圃收美金四十的年費(真是便宜!而且學生更便宜,只要$25),管理單位則會提供各種園藝工具,每隔一段時間還會提供有機堆肥。聽Lily說,現在農園中「一圃難求」,不少人排隊等待著當都市農人,而且至少得等兩年!顯然工業社會的許多人們心中仍然是渴慕著農作,像我媽一樣。


因為對種菜沒有任何知識,我戒慎恐懼,深怕照顧不好毀了Lily的菜園。Lily臨走前借給我幾本相關的園藝書藉,也帶我到菜園中做了兩次「導覽」。 但Lily講完後我完全記不起來,於是她為我劃了地圖 。

聽著Lily說著眼前各種綠色植物,其中有我完全沒聽過、沒吃過的蔬菜(當然那英文也根本沒學過),也有我熟悉的蔬菜水果名,卻無法把超市中呈現的蔬果跟實際長出它們的植物連在一起。

頓時感到羞愧。

我記得曾經看過一段影片(http://www.youtube.com/watch?v=bGYs4KS_djg):一個主持烹飪節目的英國廚師,準備了蔬果前去美國一小學請六歲的小朋友來指認,結果大部分的小朋友竟連蕃茄和馬鈴薯都認不出來。小朋友們當然吃過番茄和馬鈴薯, 只是他們吃的是番茄義大利麵醬、洋芋泥等,料理過後已「面目全非」,沒有參與料理過程的小朋友們當然認不出蔬果的原來面貌。

因為還是得買菜,還好我的無知程度不若那些小朋友。但我想,跟我同一輩五、六年級這代的都市人,已經少有親手栽種蔬果的經驗,我們跟土地的距離已相當遙遠。大部分的我們有錢買現成蔬果,甚至直接在外面消費已經料理好的菜餚,卻對於食物的來源、對土地的知識極為匱乏。當整個社會離食物的種植、成長過程愈來愈遠,就愈不在乎農業,以為只要有錢買食物,就能吃得飽。

於是,我知道照顧菜園這個任務不是負擔、不只是幫朋友忙,而會是一個學習過程。我該感謝Lily給能跟菜園中的植物一起成長、結果的經驗。

Lily知道我是新手,要我只管澆水、然後等著收成就好,如果有空再除除雜草。

澆水的確比較簡單,但我不確定自己是否澆了太多的水,以致於浪費水資源。

收成這件事也不若我想像的容易。首先,我得判斷什麼時候可以採收,太早採不能吃,但若不即時採收,疏果變老不好吃,就浪費了。當然,怕與蟲相遇的我將大部分實際的收成工作都推給了彥生。

Lily離開後沒幾天,菜園就出產了許多甜豆。傍晚去收成,晚上就煮來吃。新鮮、有機的真好吃,又十分有成就感!土地加水加種子所能創造的生命力真的很驚人!接下來甜豆不斷地長出,我們就餐餐不斷地吃甜豆,即便採了許多分送朋友還是吃不完。五月中,甜豆漸枯萎,我們也結束了餐餐甜豆的生活。

除了甜豆外,馬上就可以收成的是韭菜。韭菜真是神奇,整株斬掉竟然還會再長出來。每收割一次韭菜,我就包一次韭菜水煎包、或是韭菜水餃。

當然,Lily還種了好多其他果菜:不同品種的番茄、義大利瓜(Zucchini squash)、青辣椒、茄子、小黃瓜、櫻桃羅蔔、馬鈴薯、洋蔥、大蒜、還有各種香料等等。有些還在成長中還無法收成,但大部分的時候我無法判斷何時可以收成,也對有些蔬菜很陌生,我想我應該錯過了許多新鮮食物。

除雜草也不容易,得判斷什麼是雜草,什麼是從別人那兒吹來蔬果種子。這逼迫我上網找資料,至少學習辨認政府認定的有害頑強雜草(noxious weeds )。例如這個(我之前以為是可以吃的菜)超大雜草,如果沒有判斷錯的話,是山煙草(wild tobacco)。

雖然我只是照顧Lily已建立好的現成菜園、坐享其成居多,但即便這麼一丁點兒地經驗,已讓我充分體驗自己農業知識的貧乏,也更尊敬為社會大眾提供新鮮蔬果的農民。

六月初Lily就要從中國回來了,對於照顧了快兩個月的菜園,還真捨不得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