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臉貼冷世界: 廖桂賢的地景及社會觀察

關於部落格
一個空間專業者對於地景、城市、環境、設計、文化的評論和關懷。
  • 515377

    累積人氣

  • 9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士林王家強拆案給都市計畫學生上了什麼課?(3/31更新)

網路上許多人轉載一位都市計畫系大學生的文章(「關於王家都更案」( https://www.facebook.com/notes/%E5%BC%B5%E5%BF%97%E7%A5%BA/%E9%97%9C%E6%96%BC%E7%8E%8B%E5%AE%B6%E9%83%BD%E6%9B%B4%E6%A1%88/331167493599401

)。該生論述其對於台北市政府強拆王家的看法。我先說明,針對一篇出自還在學習階段的大學生所寫的文章來做公開評論,或許有些苛刻(特別是他沒料想到自己的文章會被瘋狂轉貼),但由於該文被瘋狂轉載,且有許多網友大力讚揚其「理性」,因此有必要做一些討論。合法的王家被強拆,是現在和未來都市計畫教育中必須好好探討的負面教材,網路上有太多相關的法令細節討論,無需本文再著墨,我相信認真的網友可以自行做功課。本文針對該文所宣稱的「理性」做討論,並討論其中一個規劃專業上的觀念錯誤。

 

這位大學生願意做詳細的分析思考得鼓勵讚許。但是我也想提醒認同該文「觀 點」 (注意,我說的是「觀點」)的朋友,不要輕易被「理性」一詞給牽著鼻子走。「理性」這個大旗下通常掩藏著根本主觀的論點。論事,我寧願說「我個人認 為……」, 而不是「理性來看……」。因為,我們真的「理性」嗎?「理性」又是什麼呢?「理性」往往被誤等同於「正確」分析,但其實大部分的時候充其量只是「激情」的 對比。要注意,看來「理性」的條列式分析並不代表邏輯正確,也無法看到事情全貌,而「激情」也不代表邏輯錯誤。因此讀友不要被誤導進入了「理性 vs 不理性」的假性對立。更不要誤以為上街頭抗議吶喊的就是不理性,在家裡冷眼旁觀評論的才叫做理性,世界上沒有如此簡單二分的事情。容我提出這幾年的個人觀 察:冷眼旁觀者大多不在意其旁觀之事,因而對事情的來龍去脈也無深入研究,所知有限,其「理性」自然有限。

 

這位大學生即便為文用心,很可惜明顯承襲了規劃教育中由上而下為主的專業思維, 並以中產階級觀點的假設為理所當然。所謂由上而下,就是只就巨觀、大尺度(例如模糊的「大眾利益」)來論事,而不做微觀(例如不去看大眾利益對不同社經背 景的個人而言到底是指的什麼)。請注意,巨觀不代表「客觀」,微觀也不代表「主觀」。但微觀與巨觀都是都市規劃專業所需要的思考向度。

由於誤以 為「巨觀」等於「客觀」,許多人以為分析事理「客觀平衡」的方式就是把每個涉入其中的人各打五十個大板。於是,王家、政府、建商都被這位大學生打了大板以 示其分析之 「客觀理性」。但是如果遊戲規則(都市更新條例)本身就有問題,那麼表面「平衡」地論述各方所犯的錯誤(王家真的犯錯了嗎?)後所得出的結論,很容易模糊 焦點。

 

我 很希望,王家強拆案對於都市計畫學生的教育,不在於刺激這種假性的「客觀平衡」思考,不在於討論「都市更新該怎麼玩大家才會皆大歡喜」,不是繼續在那個巨 觀卻不見得客觀的框架中做討論。應該要認真思考的,是都市更新所宣稱的公益性到底在哪裡?少數長年公開關心土地與都市政策的學者,包括政大徐世榮、台北大 學廖本全等、淡江黃瑞茂、世新的蔡培慧等等,早已不斷如此呼籲。(題外話,某些網友的評論令人哭笑不得,有網友說提出這些學者名字不過是替自己的觀點背書。與其這麼說背書,我更願意說我非常認同、敬佩、仰慕這些學者的觀點,我正是在大力附和、複誦這些學者的觀點)。


公益性是什麼?該文作者舉出了一些例 子,包括市容改善、人行空間改善、停車空間增加、綠地開放空間增加、 都市防災性提升等。只是,這些是完全由空間角度來思考的「公益」,社會經濟面相完全不在舉例之列,透露了其思考的優先順序,也 顯見其規劃教育的嚴重問題!「公益」到底是什麼?不會有固定的答案,而且會隨著時代變遷和不同地方而改變。昨日,開路、蓋水庫、挖垃圾掩埋場都曾被認為是 公眾利益,相信今日已有許多人不認同。明日,公益又該如何定義?公益不是專業者或是政府說了算,需要經過全民的討論。

期待都市規劃學生在這個方面有更深層的思考與討論。我更希望,都市計畫的學生們從王家這件事開始思考其專業的本質是什麼?你們正在學習的專業又到底在為誰服務?請獨立思考,而非全然接受師長、政府、甚至法令的觀點。

接下來,讓我們一起探討一下該文針對都市更新的「公益性」所舉的另一個例子:減少都市蔓延。該生認為都市更新最重要的公益性之一就是減少都市蔓延,透過「填入式發展」來達成。這是觀念的誤植,值得說明清楚。都市蔓延(urban sprawl)緊湊式發展(compact development)、以及填入式發展(infill development)都是西方(特別是美國)針對他們的都市發展脈絡而發展出來的概念,因此不可以完全套用在台灣的狀況,也不能觀念不清地將這些東西與台灣的都市更新連在一起。

 

容我就填入式發展這件事來討論。填入式發展並非該生所說的「將已經不堪使用的建物重新改善」,這叫做「再開發」(redevelopment)而非「填入」(infill)。填入式開發的意思是「開發原有都市範圍內的空地(指沒有房子置於其上的土地)」,目的是讓反正已經被開發的都市土地做更有效率的使用。許多位在都市區域內的空地包括平面停車場、倒塌的房子、甚至荒煙蔓草之地等,都被認為是比較沒有效率的使用。

 

但土地使用效率是一個相對的概念。以美國的情形而言,其目前所面臨的都市空間發展問題是:原本的都市範圍中明明還有許多土地適於開發,新開發案卻不斷往外擴張吞食了原有的農地和綠地,造成種種環境和社會問題,都市規劃學界因而主張都市區域內的填入式發展,以對抗都市蔓延。美國許多都市的市中心的人口密度遠低於台灣城市,因此「填入」更多的建築物並不為過。我目前所居住的西雅圖就正在做這件事情。

 

了解了這個概念的背後脈絡,大家就應該知道填入性發展這件事不全然適合台灣城市把填入性發展硬套在台北的脈絡就是天真了:台北密度如此之高,難得的空地作為停車場之可惜之處,不在於浪費了一塊蓋高樓大廈之地,而是其應該作為綠地以增加生活品質。台北市需要空間喘氣,不需要再被填入。

 

至於台北需不需要「都市更新」這樣的「再開發」?我不全然反對,如果其目的真的是提昇城市居住的生活品質,相信沒有人會反對。 但是,手段不能不公平、不正義,其背後的公益性不是多數決了就算。民主除了大家所認知的多數決,別忘了還有「尊重少數」,也就是說,多數人的利益絕不能凌駕少數人的基本權益,包括憲法所保障的基本居住權。都市更新即便有再多好聽的「公益性」,也不能奪去這個基本權益。

 

這是都市計畫系學生在王家被強拆之後, 不能不學到的基本課。

 

-----------------------

寫給 「關於王家都更案」的作者:有 位非常體貼的網友特地來信,他憂心,針對一位大三生的評論或許會對你造成打擊,畢竟年輕人願意認真分析,表達不同意見,是難能可貴的。我不認識你,但在這 個大部分的人不願意動腦的社會中,你願意做批判性思考是非常值得鼓勵的。我希望你能夠從文章所引發的不同意見學習到更多,不要因為許多人說讚而自滿,也不 要因為有人批評就洩氣。公開發表意見是很好的學習過程,即便痛苦。請你持續學習不同聲音、持續批判思考,將來用更多元的視角來論事思考,實踐你正在學習的 專業。

-----------------------2012/03/31

這篇文章湧入了許多留言,我都略看了,但無法一一回覆,這裡向認真留言的人說抱歉。但對於那些來謾罵的,留言內容邏輯不清,自以為理性卻極盡主觀,我一點也不抱歉,因為我選擇尊重自己的時間而故意忽略你,因為你的心是封閉的,筆戰不會改變你。

但還是回應一下「這篇文章只丟問題而沒有給任何答案」的批評。讓我以更多的問題來回應:為什麼你期待別人給你答案?別人為什麼有義務給你答案?在文章中只看到問題,看不到自己想要的答案就不耐,只想方便地等著別人給你立論,給你答案,不願自己獨立思考,這是台灣填鴨式教育最可怕的後果。於是,人們養成了壞習慣:寧願輕易接受媒體、老師、專家學者等給的制式答案。如果你真的想要答案,真的關心都市更新的種種問題,請你跟大家一起來腦力激盪,一起做「都市更新的公益性是什麼」這道申論題,而不是只想要坐享其成地看到別人的答案。

這個部落格叫做「熱臉」貼冷世界,是感於台灣有太多人以為無法改變現狀,因而冷眼旁觀接受現實就好,甚至對於熱血參與公共事務者嗤之以鼻,這是為什麼台灣號稱民主國家,卻有如此多根本沒有民主素養之政客得以毫無畏懼地踐踏民主,因為有太多人不在乎。你看著激情的人們,冷眼冷笑,正是是台灣持續落後甚至倒退的原因。

這篇文章寫給都市規劃的學生們,因此我希望,大多數的你們不是那冷眼冷笑的一群。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