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臉貼冷世界: 廖桂賢的地景及社會觀察

關於部落格
一個空間專業者對於地景、城市、環境、設計、文化的評論和關懷。
  • 515377

    累積人氣

  • 9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節能省水的自我表揚

我自認為環境主義者,也一直透過網路宣揚生態環境保護的重要性,因此在私生活上自然不能說一套做一套。雖然無法面面俱到,我盡量在各個環節上盡力實踐環保,出外除了自備購物袋、拒喝瓶裝水、避用免洗餐具外,也得在家節能省水。

過去幾年來,無論是住在氣候宜人的西雅圖或是南加州,節能並非難事。除非冷到不像話,天冷時可多加幾件衣服以避免開暖氣。但在熱帶地區該如何節能呢?決定搬來新加坡之後,這件事就讓我頗為擔憂,因為,氣溫高,脫得再精光也不會比較涼快,我會不會得每天開冷氣度日呢?

前幾年,我連續幾個夏天都會回美濃一趟。美濃友人能在濕熱環境中淡定工作,對我而言是「特異功能」,而且他們竟能達到「吹冷氣還會不舒 服」的不可思議境界!他們異口同聲說:「久了就習慣了」,我卻完全無法想像。這怎麼可能呢?濕熱的天氣加上奇黏無比的身體,只讓我頭昏腦脹,完全無法專心 工作。

去年四月來新加坡面試,參觀兩房一廳的教員宿舍。我問帶我參觀的職員,每個月的電費大約多少錢?她說,若每晚都開冷氣睡覺的話,應該會超過兩百新幣。我的天啊,這等於將近五千台幣!看來,要在熱帶地區節能絕對是個大挑戰。

諷刺的是,搬到新加坡之後,才發現這裡「並不熱」!怎麼說呢?即便地處熱帶,新加坡根本就是冷氣國度,室溫低到人們必須穿毛衣。我在新加感覺冷的時間遠比感 覺熱的時候多。那天,和一位同事在一間教室聽學生報告,沒有習慣隨身帶件外套的我,那三個小時真是「凍未條」,全身發抖。來自溫帶荷蘭/德國的同事也被冷 到了,報告結束後兩人快速逃離。他跟我說,他都跟家鄉朋友說:「新加坡是個很冷的國家」。新加坡不可思議的室內低溫,有口皆「譙」。不是我在說,很多人都 在說。

但這其實不是重點。這篇文章的不在「譙」新加坡,而是要厚臉皮地炫耀自己的「成就」。話說,自從去年七月搬到 新加坡以來,我開冷氣的次數寥寥可數,而且,每次開冷氣都是因為不忍來訪的親友熱昏。而且,如果不需要去學校開會或上課時,我大部分的時間都在家裡工作, 並未在辦公室吹冷氣。而且,我也已經達到那個「吹冷氣還會不舒服」的神奇境界了!在濕熱氣候中,我出乎意料地調適良好,頗為得意。

雖然不吹冷氣,但因為得工作,所以大部分的時間電腦和網路都開著,大同電鍋也算常用。但除此之外,我幾乎沒有使用其他電器(幾乎不看電視),睡前也會把所有的電源關閉(新加坡的插座都有設計開關,睡前只要把開關關了就好,不用拔插頭)。

今天,我檢視了自己去年八月到今年三月的用電,平均每月用電量166度,最高是十月份的284度,最低是三月份123度。在這段期間,新加坡其他類似家戶 (帳單沒有寫清楚,但我猜這應該是指兩房一廳的私人公寓)的平均用電量則是668度,也就是說,我的用電量只有其他類似家戶的四分之一而已。當然,我自己 一個人住,又沒有小孩,比起其他人口較多的家戶當然比較省電,但我不開冷氣絕對是用電量遠少於全國平均的重要原因。

同時期,我的每月平均用水量是4,878公升,也遠遠少於新加坡其他類似家戶的平均量17,200公升。若每月以三十天計算,我的每日用水量是162.6公升,其他類似家戶則是573.3公升。所以,相對而言,我應該算是挺環保的。

寫這厚臉皮的炫耀文,除了為自己在新加坡的生活做記錄。也有另一個用意。

當台灣社會出現環境保護相關爭議時,例如廢核運動,總會看到不明究理的網友亂罵一通,指控環保人士「為反對而反對」、「只出一張嘴」、「自己又做了什麼?」 好像所有認為環保很重要的人都只是嘴上講講,根本沒有身體力行。但我所認識的環保界朋友,許多人身體力行地做環保,絕非只主張而不做,他們只是不宣揚而 已。

人家說,為善不欲人知。做環保,跟「為善」的本質也許不完全相同,但到底該不該讓別人知道呢?因為這幾年看到不 少鄉民在網路上對環保人士的謾罵,我開始認為,個人的環保作為應該要讓其他人知道,即便當前被認定是「環保」的行為,根本就應該是地球村公民的基本要求。 但,唯有人們公開談論自己的環保作為,才能讓環保行為更加普遍,成為常態,甚至造就同儕之間的良性競爭。

其實,我的節能記錄跟低碳部落格的主編張揚乾比起來,還是挺遜的。但如果你跟我一樣,也在生活中盡量實踐環保,那麼我很想知道,你的用水、用電量是多少呢?讓我們相互較量一下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